虚空

纯洁恋情   2022-09-24   

*这篇故事是给我亲爱的J,这是透过你的眼睛看这诡异的世界。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并请不要删去这段声明。

*第一章∶虚空的虚空

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传道书》一章二节

我曾拥有许多东西,包含爱情、身分、金钱,这都让我喜爱,让我感觉生命的充实。我的生活忙碌,有意义,我知道我要追寻什么,而我总是能追寻到一切我所想要的。

我告诉自己,我能做的更多,我能。接着我发现我不能,其实我活的只是在我自己的小圈圈里。在这小圈圈里我是王,是掌权者,是我属民的光,但一但脱离我的王国我什么都不是。

转眼看看自己,我开始厌恶,厌恶我所拥有的一切。

离开我的领土,我无视于我臣民的苦苦哀求踏上虚无之路。我知道横在我面前的或许是另一条没止境的空无,但是一无所有不会比一无所有还糟,我没什么可以损失了。

离开我的领地不过就是一扇门,当我推开时却是无比的沉重,这意味着我将与自己的生命做一个划分,一个切割。现在的我是一个没有过去、没有未来的我,独自在未知的时空中游走。

自由的空气让人感觉舒畅,但却并不令人欢愉,自由里带着某种无法预知的危险以及伤害。每一步踏出都是一个深渊,我从一个深渊跌到另一个深渊,但我知道我必须往前走。这是很盲目的,因为我并不知道我的目标,也不知道意义在哪,而唯一听到的只是内心微弱的呼唤,往前走。

第二章∶智能

我就心里说、愚昧人所遇见的、我也必遇见,我为何更有智能呢?我心里说、这也是虚空。

智能人、和愚昧人一样、永远无人记念,因为日后都被忘记,可叹智能人死亡、与愚昧人无异。

《传道书》二章十五~十六节

第一个夜里,一个梦┅┅梦里有她,哀怨与愁烦写在她的脸上,她试图阻止我的出走。是的,她正是示巴的女王,她爱恋着我,她的爱足足有数十艘船舰般沉重。

她知道出走是危险的,所以尽管她是有如此多的爱情,却仍靠着仆役伴随着呈上供物。她也知道离开自己王国后,女王将不再是女王,甚至比一个女仆还不如。

她的爱情并无虚假,如百合花般的纯洁,如没药般的芬芳,她是有智能的。也因此她并不能理解人为何要放弃智能?她忧愁的看着我。

在我仍是王的时候,她曾带着无数的情爱来到我的殿宇,无数次的缠绵。我熟悉她身体以及心灵里的每一个秘密,我们彼此贪婪的探索着。这宇宙只有我清楚她,非出之于我的智能,而是来自于生命之初,我们好似双生的。

智能是爱情的毒药,所以她并不曾真正拥有过身体的欢乐。身为女王,她是有过无数的生理激情,但却没有任何的满足,所有快感经过理智的分析后都归于虚无。若要问我怎如此清楚?因为我们本是双生的,这一切也是我所经历的。

我用我的情爱去触摸她,而非我的双手。我没用我的权杖进入她的体内,我进入的是我的心。我吻的不是具有美好纹理的大理石,一个冠冕,而是一个有血肉的普通女子。在我身子底下的娇喘没有矜持,她双手捉紧床单,喉中发出野兽般的吼声。

我不是她的王,她自己也不是,我们在每个短暂相会中回到生命的羊水中。交会中她不自觉肆意呢喃着爱情,感受爱情的进驻与抽动。在她小腹里有一种饱满的感觉,感觉是那么充实,永不消退的充实。

激情后我们在汗水中相拥,慢慢沉睡,无梦。

生命静止,完全。

第三章∶归于尘土

因为世人遭遇的、兽也遭遇,所遭遇的都是一样,这个怎样死、那个也怎样死、气息都是一样,人不能强于兽,都是虚空。

都归一处,都是出于尘土、也都归于尘土。

谁知道人的灵是往上升升、兽的魂是下入地呢?

《传道书》三章十九~廿一节

街头人有一人呐喊着∶‘凡劳苦担重担的到我这里来。’接着那人又说∶‘信我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

永生?多么虚无飘渺的言词。那人拽住我的衣服用悲伤的眼神看着我,就象利刃一样穿透我的心房。我轻轻的跟他摇摇头,这人因为他的真理而寂寞,我却因为我的无知而寂寞。

他看穿我的绝望,看穿我的空虚甚至连永生都无法填补。若我的永生是空虚无望的,那生命对我意义何在?我看出亘古那条背叛他的蛇带来的痛在那人心底再度燃起。他坚定的跟我说∶

‘因着信。’

我还是摇摇头。大卫的子孙阿!万王的王。我也曾是一个国的王,也曾有我的子民。而我俩不同的是你的子民钉死你,我却钉死我的子民。在绝望的程度上我们是一样的深刻,此时你的心底岂不同我一般软弱?但我们都必须向前走,完成我们必须完成的宿命,没有退路。

第四章∶谁能告诉

人一生虚度的日子、就如影儿经过,谁知道甚么与他有益呢?谁能告诉他身后在日光之下有甚么事呢?

《传道书》六章十二节

第二个夜里,一个梦┅┅梦里有她,怀疑与伤痛写在她的脸上,她尝试询问我路途的终点在哪?她愿意派出她的舰队与她坚强的骑兵,伸出她的羽翼保护我。

我饿了渴了,但我需要的不是面包与水。

爱情让她迷惑。因为爱情她进到我的心底,同时也因为爱情她看不清我的意念。在我的国度里我不就是神?我需要的是什么?我岂需要舰队与骑兵的保护?

她的身体如同凤仙花般美丽,我爱看她沉睡时的模样。她的双乳坚挺甜美,是我栖息的所在。她纤细的腰支在狂乱时弓起,奋力的摆动着,渴求我的爱情,象撒玛利亚的妇人般饥渴。

她的身体是如此的湿润,一切都是为我所准备的,包含她每一丝感官。她的私处微张,在我手指的挑逗下她恳求我,她要属于她的爱情。

是的,这爱情本来就是为她所准备的,是属于她所有的。

我进入的不只是身体,还有我的心灵,那是一种完全的融合,那才是我的永生。我具有跟她一样的身体,我在她身上或是说我的身上体验出快感。同时我拥有男人与女人的身躯,男人与女人的感官,男人与女人的满足。

我喜爱她搂着我的头,低头吻我,这让我感觉温暖及安全。她懂我,她知道我其实是这样脆弱,我但愿她能这样搂着我一生。

季风是不等侯人的,她的停留总是这样短暂。一个人的生命中能经历几次季风往返?我日夜渴望着季风的回转,渴望每丝点滴讯息,渴望每一次相见时的拥吻。

她问我终点,我无能为力的瞧着她,因为终点在哪我也不知道。我必须靠着不断的前进,不断的抛弃,拿掉我所有的智能与力量,才能看清我的终点。

第五章∶捕风

后来我察看我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的功。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

我转念观看智能,狂妄,和愚昧。在王以后而来的人,还能作甚么呢?

也不过行早先所行的就是了。

《传道书》二章十一~十二节

这城是如此繁盛,人们脸上露着满足而幸福的笑容。夜深了,一位好心的人邀请我到他家作客,被邀同行的还有两位老者。这人显然是个有地位的人,但却非当地的居民,原来他也是寄居的。

筵席中他领他的妻子出来,他的妻子无疑是美丽的,让周围所有的火光顿时失色。他低头望他妻子的样子让我心痛,我也曾有如此不舍的情爱阿!

同行的老者说到∶‘我们要毁灭这地方’接着又说∶‘带着你的妻子和你在这里的两个女儿出去,免得你因这城里的罪恶同被剿灭。’

这人大惊,起身环顾四周。我知他应该产业甚大,这一时间他却拿不定主意。

老者不顾一切拉着他的手说∶‘走吧!不要延迟了。’

这人也只好随着老者领着他的妻女匆匆出城,我也随后跟着。

老者说∶‘逃命吧!不可回头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灭。’

于是我们就开始向附近一座山行走,当时烈阳甚剧。在我们身后传来阵阵倒塌声响,地表如海浪般翻滚。只见这人脸上汗水拌着泪水,紧紧牵着他美丽的妻子大步前行,多少的不舍阿!

他美丽的妻子突然停了下来,说∶

‘为何?’

她转头回顾她一生积聚的产业以及荣美,那是她用一生努力所成就的阿!

这人阻止不及,这美丽的女子瞬间就变成了一根盐柱。

毁灭带来的灰尘越来越近,他止步望着他依然美丽如生的妻子流下泪水。低下头,他牵着两位女儿奋步走向山上。

为了什么要毁灭?又为了什么要逃?有什么是可以舍的?又有什么是不能舍的?明明深爱的,又为了什么要遗弃?我到底爱的是什么?我会守着我的盐柱吗?仰或我爱的只是自己?

第六章∶不得知道

云若满了雨,就必倾倒在地上。树若向南倒,或向北倒,树倒在何处,就存在何处。

看风的必不撒种,望云的必不收割。

风从何道来,骨头在怀孕妇人的胎中如何长成,你尚且不得知道,这样,行万事之神的作为,你更不得知道。

《传道书》十一章三~五节

第三个夜里,一个梦┅┅梦里有她,她不停的哭泣着。她恳求我想要知道我的终点,她仆倒在地上,我知道她的心已碎了。她开始担心我的终点不是她的国度,在她的城堡里,她早已为我准备好丰盛的筵席。

亲爱的,我也不知道我的终点在哪,我也在寻找。我并不需要你的城堡以及你的筵席,我需要是一个意义,我为何需要永生的意义。我的永生必须包含某些意义,不然我不灭的灵魂只是一个虚空。

她的唇疯狂的吸允我的情爱,用她灵巧的舌贪婪的探索着。这是她的生命起源,生命的依靠。这一刻对她来说所有的世界都在她的手里,是的,她双手轻抚着我的源头。涂着凤仙花汁的指甲轻轻刺痛着我,却带给我无比的满足。

她夺取我一切的感官,将身体投在我身上。她拒绝我任何的动作,她开始享受自己掌控的快感,然后将那快感用心灵传递给我。爱情在她多汁的身躯里蔓延,扩大,然后爆炸。她趴在我胸膛喘着气息,我见她开始消失,沉没,慢慢融入我的体内。

爱情在身体里发芽,窜延,象藤蔓般包裹住我。柔软,舒适,爱情将我们紧紧缠绕一起。诞生,茁长,以及一起枯萎。

我想思考一些什么,关于我放逐的起源,但一切却都迷糊了。或许迷糊,然后遗忘,生命才会有个新的开始。

第七章∶都是一样

凡临到众人的事,都是一样。义人和恶人,都遭遇一样的事。好人,洁净人和不洁净人,献祭的与不献祭的,也是一样。好人如何,罪人也如何。起誓的如何,怕起誓的也如何。

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有一件祸患,就是众人所遭遇的,都是一样。并且世人的心,充满了恶。活着的时候心里狂妄,后来就归死人那里去了。

《传道书》九章二~三节

这城正在争战,我看见大军围着这城。这军的首领见我通晓这城的言语便指派我跟另一个少年同进去查探,这首领本是我一个远亲。

城里馀粮看来已经不多了,但军兵却是士气高昂,因为他们的城墙高且极为坚固。百姓们在街头悲泣,因为不清楚为何这灾难为何临到他们头上,因为进攻的敌人是他们不认识也没仇恨的。

我们正进去时被守城的看见,城里顿时像沸腾一样,我们逃进了一为女子家中。这女子原来是个妓女,她将我们藏了起来没交给这城里的王。这妓女说∶

‘只求你们能救我的全家以及我的性命。’

我看到荣耀在她身上,这女子的后裔将会成为世界的王,人们将称他为人子。这让我惊讶┅┅荣耀竟然出于卑贱,出之于外邦。

我又看到自己┅┅我的生命源头也是如此卑贱与简单,我又有什么虚浮好夸耀?虽然我得到宇宙的智能,但这一切又有何益?我一样没有未来,因为智能使我无法像羔羊般顺从,这将导致我的命运注定被纪念却又被毁灭。我的国与民将因我而被诅咒,被杀戮,流浪,我是祸害的开始。

我本来以为因着爱我能救赎生灵,但我发现救赎却来自预定,这让我迷罔。我知道这城将被毁灭,只是因为预定。这妓女将被救赎,这也是出于预定。我能抵抗我的命运么?

城倒了,没有一人存活。我站在街上,看着死去的战士、妇女以及她们怀里的婴儿。连牲畜都没存活的,没有一块石头堆砌在另一块石头上。这是我不能了解的预定,但其中我却看到自己的未来。

第八章∶不得知道

先前所有的,早已起了名,并知道何为人,他也不能与那比自己力大的相争。

加增虚浮的事既多,这与人有甚么益处呢?

人一生虚度的日子,就如影儿经过。谁知道甚么与他有益呢?谁能告诉他身后在日光之下有甚么事呢?

《传道书》六章十~十二节

第四个夜里,一个梦┅┅梦里有她,她拉住我不让我走。海边的船舰已在等我扬帆,我无法决定该怎样做。我知道这是我命运的一个转戾点,我可以得到我爱的人以及生命,或是我将在沙漠中干渴而死。

每个缠绵在我记忆中回旋,每一个吻,每一个触摸。

她的双乳跟着节奏跳动着,每一个深入都带来原始的呼声。我的汗水低落在她无暇的身躯上,她轻抚我的疲惫的脸庞。在快感与快感的间隔中,她索求我的吻,象是最后的结局一样。

她的指甲入我的背,用她所有力量拥抱我,我没见女子中有这样有力的。喔!不,这是情爱的力量,是一种悲凄的不舍,是对命运的无奈抗议。

她的回应坚实而有力,象是要容纳整个我进入她的子宫。相撞的火花永不熄灭,在我心底里。她要我给他更多、更多,因她知道结果。所有的给予以及所有的获得最后终将消逝,只有此刻是永恒存在心头。

我知道自己将要如何了,人岂能抵抗命运?

第九章∶凡事都已预定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

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

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

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

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

寻找有时,失落有时。保守有时,舍弃有时。

撕裂有时,缝补有时。静默有时,言语有时。

喜爱有时,恨恶有时。争战有时,和好有时。

这样看来,作事的人在他的劳碌上有甚么益处呢。

《传道书》三章一~九节

屋外有一人低声交代立在他身边数个壮汉,然后低着头悄悄走进屋内。这人看来天生威严,却神情徨恐,他让我想起一人。这人与我父认识,他虽曾数次想谋取我父性命,但却是我族里第一等英雄,也是我们的第一个王。

这屋内住的是一个算命的妇人,今夜我正想借住在她的屋檐底下。

透过石墙的缝隙我隐约见到那算命妇人跟那人起了极大争执,想是那妇人拒绝为他做某件可怕的事情,因那妇人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情。

没一会,那人举起手来象是起誓,那妇人不得已就只好勉强的踏着舞步念起咒语。

一阵强光,屋内突然多出一位老者,我见这人与那妇人都立即向这老者下拜。因着距离,我只能影约听到一些断续的对话。

‘┅.搅扰我┅.’老者面带不悦的表情说着。

‘┅.离开我┅┅..指示我应当怎样行。’那人伏在地上低泣。

‘┅.已经离开你,且与你为敌,┅.’老者开始愤怒的厉声说到∶‘┅┅..明日你和你众子必与我在一处了┅.’

老者的形象慢慢消逝,这人仆倒在地痛哭,我不知道他哭是因着既将失去的王位,仰或是性命。他明日面对的是死亡,这将是无可避免的必然。

我见他突然站了起来拭去眼泪,抬头大步的走出屋子。我知道他明日的结局,他将像个大丈夫般失去生命,只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心软的错误。当初他本可放弃一切荣华为了活命,但他那时只想着权势地位,直到刚刚他仍想藉着神鬼挽回生命,但现在一切的机会都过去了。在如此绝望中,我看到的却是一个坚强面对未来的汉子,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不再低头。

他依靠的离弃了他,就象人子被他所爱的出卖一样。我知道他心中有悲愤与不满,但他已无选择。他必须完成这场历史,好向后世的经书做个交代。

第十章∶永不再有分

活着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无所知,也不再得赏赐,他们的名无人记念。

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他们的嫉妒,早都消灭了。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他们永不再有分了。

《传道书》九章五~六节

第五个夜里,最后的梦….梦里有她,她知我心意已定,含着泪水默默望着我。她有她的子民,这些是她的义务与责任,她尝试着向我解释一切。她撕去华丽的衣裳,用灰尘蒙住她的脸,要我带着她走。我知道事实,所以我只是吻着她,我知道她将会想我。

每一个深入都带有生命的跃动,狂乱中带着伤痛,我的悲伤在她体内尝着悲伤。我将泪水灌注在她体内,孕育的将不会是生命,而是死亡的体认。

她需索着,一次又一次,想藉着走过生命的永恒。没见过如此的狂暴,她象是想要吞噬一切的母狮子,想要支取未来,就象赌徒散尽最后一分钱下注一般。

痛苦的高潮灌注着她,她狠狠咬着我的指节,咬住我的肩膀。血一滴滴流下。她眼里泪水已干,她知道这些将会成为永恒爱的证据,她的灵魂因此入我的体内。

我走时她没回头,她的身躯向大理石般完美无暇,但也如水晶般冰冷。她身体的热度或许会在某一夜再被什么燃起,但地狱带来的火是无法熄灭的,无法忘怀的。我知她心中将永怀着恨与爱,因我答应带走她的灵魂,她将不再完整。

走到海边,耳边响起人子说着因着信,我步向海水。是海水淹没我仰或是我可渡海而行?

(完)



相关推荐:

涛声依旧

[2022-09-25]

晓玫极短篇(我的生日礼物续)

[2022-09-25]

青萍

[2022-09-24]

真实自白

[2022-09-24]

第一次高潮

[2022-09-24]

艳夏(番外篇)依珊

[2022-09-24]

纸飞机--女孩篇

[2022-09-24]

我的毕业旅行

[2022-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