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洁恋情   2022-09-26   

“我老婆突然要生了,今天请了陪产假,约的客户你帮我跑一下吧!”小刚电话里的焦急哀求让我狠不下心。

“那得吃一顿好的来补偿补偿我。”答应了吧,老婆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有哪个男人能放心的下。

“小杜,你真是我的活菩萨,没问题,你想吃什么我都请。”

要了会面地址跟其他资料后,我打电话跟对方说明将会换人来谈。

“喔!这样吗?当然没关系,还是照原先约的时间吧!”柔媚的女声仿佛哪里听过。

我特意比约的时间早到,果然对方还没来。

给人第一印象要好是业务员的必备常识,在洗手间我特意整理了一下仪容,希望今天就能一次敲定这个案子。

然而,就在对方推开咖啡馆大门的时候,我跟她都呆了一下。

“竟然是你呀!杜沾。”语气充满了惊喜。

我反应慢了点∶“啊,原来刘经理就是你。”

她坐下点了杯维也纳咖啡,我们两人开始互相客套了几句,我心不在焉地应答,思绪却飘飘晃晃到了十年前┅┅

当初我跟她只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当时她家跟我家隔了条巷子,不过由于我跟她念的高中都在台北市,住在外县市的我们必须搭公车上学,所以每天早上公车站都能遇到面。

每天早上六点半,能看见她是我那时候最幸福的事,当时我只是个心高气傲的少年,虽然心中偷偷喜欢她,却又从不正眼瞧她,屡屡用眼角馀光瞥一眼,这种习惯从高一就开始,足足维持了一年。

记得有一个大晴天,公车站不知怎的只有我俩等公车,她突然走到我面前,张着大大明亮的眼睛,小声低语∶“你有多带零钱吗?我出门不小心忘了带。”

我笨拙地掏着身上所有的口袋∶“有多十块,刚刚好,你拿去吧!”

“那我明天还给你。”

我当时还故作潇洒∶“不用还了。”一句冷漠的回答,挡住我俩第一次的接触。唉!当时我真傻。

不过第一次面对面的对话,让我那时足足傻笑了一整天。

到了升高二的那年夏天,九月初的天气依旧炎热,公车过了几站,人群渐渐塞满车厢,闷热的空气让人们都汗流浃背,我跟她刚好并肩站着,随着公车摇晃握着头上的拉环。

本来一切都跟往日一样,人们沉闷地搭着公车不发一语,然后再匆匆忙忙地下车,但是我却觉得左侧有小小的骚动。

左侧就是她站的地方,我本来以为是太拥挤了,所以她才不停扭动身子调适姿势,手肘才会不断碰到我,因此我不为所动,始终未向她那里看去。可是持续不停的动作实在太奇怪了,我转头望去,却看到令我气愤万分的事情。

一个坐在博爱座的老头正干着可恶的勾当,老人皱皱枯瘦的左手微微捞起百褶裙,把手掌慢慢从膝盖向上摸到她白淅的大腿内侧,往复摩擦的动作让老人眼中燃起了欲火。

她有着少女的矜持,细致的皮肤被这 心的手引出突起的疙瘩,却迟迟不敢喊出无助,原来,刚刚的碰触是在向我求救,我看到她是那么的娇怯无力,年少血性的我冲动地把她拉向我,右手毫不犹豫打了老人一巴掌,破口大骂∶“干!

你这老色狼,竟敢骚扰女孩子。”鲜少骂出粗话的我连自己都吓了一跳,惊觉她在我心中的重要。

人群突然望向我们这里连司机也停车回头望,老人讪讪地连忙下车,她却轻轻啜泣了起来。我当时真是太莽撞了,不能圆滑地处理这件尴尬事,却闹的人尽皆知,让她觉得羞耻。

大概受不了被人知道她刚刚受到污辱,无处发泄心中阴郁的她,狠狠刮了我右脸颊,也下车了。

隔天早晨,我们还是再会于公车站牌下,她低头走过来道歉∶“抱歉,昨天你帮了我,我却还打你。”

“没有啦,是我笨头笨脑,我才应该跟你说对不起。”

她笑靥如花∶“你看起来真的呆呆的耶!┅┅”

经过这段风波,我们慢慢熟稔了,早上见面不但会打招呼,也会说南道北一番,那时我才知道我暗恋一年的女孩叫刘馨馥。

每次上车,我们都很有默契站在一起,有时紧密的贴触会让我心猿意马,但我都会强自打消对纯洁天使的遐想。

过了约一个半月,我鼓起勇气抓着她的手,她身躯轻轻一颤,却没拒绝我的爱意,任我紧握她的柔荑,她的手好细好小,掌心的温度因为紧张而升高,在寒意渐浓的深秋暖和了我。往后,场物园的任何一角都有我们的踪迹,荷花池更是我们互相依偎的见证。

我最爱用手指点压她秀气的鼻子,娇俏的模样总让我忍不住拥她入怀,每次耳边的低喃,总让我的情意闪烁在眼底。

然而,这样幸福的日子没多久,一个深秋难得出现的雷雨天,我等不到她的身影,连续三天后,我觉得不对劲了。我们约会平常都是早上说好才会出去,也怕她家人发现,所以我一直都没她的电话,但是,她就住我家附近,我决定溜到她家巷角等她出现。

隔天,门一打开,一个中年男子出来探了探头,看没有人出没附近,就把她从门后拉出。我一看到她,心情很激动,马上跑出来见她∶“馥馨!┅┅”思念还没说出口,男人却已挡住了我∶“年轻人,就是你跟我女儿交往吧?难怪馥馨最近功课一落千丈。听我的劝,你们年纪还小,我看你也是个好学生,只要努力也会有大好前途的,谈恋爱只会分心,何必一定要现在呢?”

“我爱她!”从来不敢说出口的话,却因为害怕失去她而脱口而出。

“你们年纪小,根本不懂什么是爱,听我的话,专心学业吧!”

“不要,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我嘶吼。

“跟你说了那么多,你还讲不听,我看是白搭了。”

他用力把她推进车里,扬长而去。

我不死心,每天都过去等,虽然她爸每次都不准我接近,我还是远远跟她互相凝望。

但是,某个早上,她父亲出现在我面前,冷冷地说∶“馥馨离开了,你以后不用来了。”

“她去了哪?”

“你不用知道。”他丢下这一句残酷就回到屋里,我怅然若失。

当天回家,我缩在墙角饮泣,初尝失恋的我心里像被揪着一样,眼泪一直不断的流,我又不愿意大声哭出来,张大嘴“啊”了半天,发出遏止的喉音,背部不断颤抖,串串的泪流进嘴里,好咸好咸。当晚,哭了整整两小时的我昏沉沉地睡了。

后来,我也交过几个女朋友,但是我总觉得没跟馥馨在一起时那样好,我知道,这对她们都不公平,毕竟我和馥馨的恋情在没有争吵、痛苦、猜忌下就结束了,但我心中总是有着缺憾,一直无法弥补。

日子过去,我本来以为一辈子再也不会遇不到她了,没想到,却在此时意外重逢。

“那你后来到了哪里?”

“美国。我叔叔在美国工作,我父亲送我到那里去,我是二十二岁那年回来的。”

“过的好吗?”

“也没什么好不好,还不就日子照过。”

沉默片刻,我看着她无名指的戒指,打破了僵局∶“你结婚了吗?”

“恩!┅┅”她的肯定回答让我的心裂了,没想到我还爱着她∶“┅┅还有一个刚足岁的女儿呢!”

“喔!幸福吗?”我忍着不问出口,怕答案会残酷地刺进我的心。

她从皮包拿出一张照片∶“这是上个月照的,你看,她很可爱吧!”这张全家福里的男人是个卅岁出头的男人,看起来很敦厚,应该对馥馨很照顾吧!

“对呀!看起来跟你很象。”

“每个看到的人都这样说。”她笑容好满足,我觉得比外面的艳阳还刺眼。

“不说我了,你呢?”

“大学考了中文系,当完兵后在亲戚的公司做事,一直到现在。”

“你结婚了吗?”看我摇了摇头,她又问∶“有要好的女朋友吧?”

“恩,交往两年了!”

又是一片沉默,她拿着茶匙搅着咖啡,寂静中我们之间有着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我把右手轻压在她放在桌上的左手,她没抽走她的手,我细细摸着,岁月的确留下了痕迹,手的皮肤不象十年前那样滑嫩。

“跟当年一样,你的手还是那样温热柔软。”

“人都老了,你还想哄我,不过,还是谢谢你的谎言。”她眨着双眼,俏皮的眼神让我有回到十年前的错觉。

“到外面走走吧!”

出了咖啡厅,我带着她步向宾馆,她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却还是跟着我进去。

进了房门,我也不再问她愿不愿意,我们大家都知道,未了的缘份总得做个了结。

我抱着她∶“一起洗好吗?”

“恩!”她的脸好红,我的心也跳的好快,并非我没遇过这种场面,只是,我跟她现在都有着青涩的年少心情。

一边往浴室前进,我们的双手也一边粗野地脱掉对方的衣服,炽热的爱没有随着时间过去而消逝,我们的举动都传达出这份心意。

热水伴着蒸汽迷蒙地笼罩我们,尽管袒裎相见,她似乎还放不开,双手若有意若无意遮住了胸前的嫣红。我扳开她的浑圆双肩,拉开修长的手臂,把她的雪白胸脯看个饱。她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抖,我忍不住赞叹∶“好美!”

随手拿起旁边的沐浴乳,从颈部摩擦她的肌肤,一寸寸落到她的乳房,细致温柔地碰触,她轻声呻吟,我不舍地离开这两块滑嫩,从她腋下轻巧走到有着几条绉褶的腰部,敏感的她受不了这股痒意,全身乱动。

看到她的反应,我玩上了瘾,不断地搔她痒。她不甘示弱,也对我胳肢窝侵扰,玩得不亦乐乎。慢慢,慢慢,取乐过程中接近的我们彼此相拥,两张脸正面贴着互视,她眼神有着吸引我的魅惑,我深深吻着阔别十年的樱唇,她闭上眼睛享受,我却张着眼睛,想把她陶醉的神情烙在心里。

不知道吻了多久,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们竟已经躺在床上,身体还湿辘辘的。

“不知道你信不信,我的感觉,就好象第一次。”她羞涩地咬耳朵讲话。

“我信,我也是一样。”真的,真的就象第一次,充满了紧张、期待、和兴奋,我此时不过是个毛躁少年罢了。

我摸向曾被人侵犯过的美腿,干脆地分成大字形。她的大阴唇厚厚两片,妖魅地对我施展风情,我拨开关卡,点着敏感的小豆芽,然后用嘴吸吮,她的蜜道开始分泌润滑,看来她已经被下身的快意淹没了,感官的畅快使她忍不住放荡地抓着我的头撞击她的阴户,希望得到更多快意。

我知道她忘了矜持的表现,是对深爱的人才会做的出来,我更用心卖力给予她刺激。

没多久,她颤抖着泄了身,媚眼如丝,对着我娇喘∶“我要你。”

我当然毫不犹豫对着她狠狠刺入,把思念一股脑塞进她的蜜洞,湿濡的她完全接受我的爱意,我马上进到了底部,一阵阵温暖随着兴奋的紧绷包围着我的分身,她的手抓着我的腰,跟她的下身一样不让我走。

我咬着她的耳垂,被压在下面的她只能接受我恣意的戏弄,缩着脖子抵抗也不过象征性的几下就瓦解了。

阳具被蜜径累积了兴奋,我忍不住抽插着追求性欲的极致,她的快乐呻吟使我更努力施加狂暴,床上的一团白肉婉转娇吟地承受我的情欲。恍惚中,我跟她同样被剧烈的进出送上高潮。

完事的我们紧紧相拥,两人都不发一语,静默中,她手指上的戒指让我的背感到金属的生硬。

我发狂似地把她的手扯到眼前,想把她的结婚戒指一把扯下,没想到这戒指好象吃住了肉,无论我怎么大力地抠,它还是牢牢不动地嘲笑我的徒劳。

“他是个满粗心的人,买戒指竟然没算好我的指围,戴上去后,就拿不下来了。”她静静地说着∶“你一定知道的,我们不可能会有结果,那段恋情,早在那年秋天就结束了。这次,不过是为了画个句点。”

我失了魂,在她的怀里放声大哭,她安慰地摸着我的头发∶“我有个幸福的家庭,你也有了女朋友,不要辜负爱你的人。”她的声音也有点抽咽。

我知道,此时一别,大概再也不会见面了。

“我爱你。”

“我爱你。”

踏出宾馆门口,路旁不知道谁放了一首流行歌曲∶“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我们最深爱的人是彼此,只可惜,我们爱得太早了。

夜半听歌有感。



相关推荐:

我好友与一位应召女郎的故事

[2022-09-26]

真实自白

[2022-09-26]

不要说再见

[2022-09-26]

结婚真好

[2022-09-26]

阿娇

[2022-09-26]

涛声依旧

[2022-09-25]

晓玫极短篇(我的生日礼物续)

[2022-09-25]

虚空

[2022-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