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

纯洁恋情   2022-09-28   

第一章表妹琴操

(第一节阳春三月)

三月的雨,就如同少女的眼泪一样,柔柔的来,缓缓的去。雨后大有诗意。

小河伴着一片郁郁葱葱的草地,几棵青青杨柳树在河岸边成一排。一名落魄少年懒懒的靠在杨柳树干上,他身穿一件破旧不堪青衣,腰间挂着一把破剑,黝黑的脸写满了沧桑,头发乱得象杂草一般。

他将手枕住头,眼睛半眯着望着天空,阳光透过杨柳的枝叶射在他的脸上,使他的脸发出宝石的流光般的梦幻色彩。

忽然一阵凉风吹过,柳树顿时猎猎做响,几丝柳叶被风吹落,飘到了他的脸上。少年轻轻拂去脸上的柳丝,扶着树干缓缓站直了身子,口中喃喃念到∶“是时候了。”

少年左手按住剑柄,霎时间似变了个人似的,全身的萧瑟落魄之意全都消失了,一股意气风发的英气逼人而来。

但听见“呛”的一声,少年将剑抽出,左手持剑,剑尖指向大地。头向上扬起,双目睁大,一股像冰刀般的寒洌之气从眼中射出。他右手成掌,缓缓挥出,在空中化了个半圆,然后化掌为拳,收在腰际。口中猛得一声大喝∶“起手。”

杨柳上一只燕子被声音惊吓,“嗖”的一声冲向天空。

少年左手剑平平荡出,手腕用力颤动,连抖出几个剑花,剑花越化越大,变成剑圈。少年轻叱一声,手臂暴长,剑尖从剑花中刺出,再往下直劈下去。

春风好象被这路剑法带动了一般,吹得更紧了,大片柳絮被风吹落,纷纷洒洒飘落下来,在空中舞动。少年剑随人起,人随风舞,转眼间唰唰使出了七、八招,但见柳絮纷纷变成两半、四片、八块。风儿吹过,竟似隆冬大雪,漫天飞舞。

“破剑式!”少年喝道。他将剑换到右手,以肩为轴,手臂为半径,自前向后化个圆圈,待化到圆圈顶点时,把剑松开,剑直飞上天。少年双眼紧叮住半空中的剑,待剑落到头顶时,左手化拳为掌,掌缘外切,向上一挥,掌切剑刃,篷的一声,剑竟断做两截。

少年眼光扫过左手,只见掌缘稍稍发红,少年眼中掠过一丝痛苦之色,随即平复。吱溜溜一个转身,面向一棵碗口粗的小杨柳。

“亢龙有悔。”少年扎稳马步,气运丹田,左手一个圆,收于腰腹,右掌平推,击在杨柳干树干上。但见杨柳树一动不动,少年的右手却一片通红。

少年脸痛得扭曲,眼光中却露出喜悦的光芒,兴奋的叫道∶“快练成了。”

一时得意忘形,竟手舞足蹈起来。

正在这当儿,一声甜美的声音从少年身后传过来∶“表哥,你看武打书看得发颠,又在练武啦。”

“琴丫头,你别来烦我,我练武正到紧要关头,你别来搞得我走火入魔。”

“嘻嘻,表哥,你又发邪性啦,我去告诉云姨,叫她管教你。”

“你敢告诉我妈妈,小心我揍你。”少年转过头来,看见表妹正走往回家的路,忙向她追去。

表妹听见后面的脚步声,知道是表哥追过来了,忙跑起来,一路跑,一路发出一串铃儿般的笑声。

“表妹,别跑,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少年一面急追,一面利诱表妹。

“呸、呸、呸,我才不信,你只会骗我的东西,还会有好东西给我?你上次拿我的洋娃娃还没有给我呢。”表妹反而跑得更急了。

少年到底比表妹大两岁,急步跑到少女跟前,一把抓住少女的裙子,少女大叫一声,只得停步。

少年忙将手抽回。少女望着他,“咦”了一声说道∶“你的脸怎么这么黑?

哦,定是想扮个落魄的侠客是不是?”

“表妹,先别说那么多。洋娃娃我等会就给你,你就别跟我妈说我练武的事了好吗?”少年软声求道。

“不行。云姨说过你好多次了,叫你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要去看什么武侠书,你偏不听。看完还去练什么独孤九剑、降龙什么掌。上次被云姨看到,臭骂你一顿,你不是发誓不再练了吗?这次被我抓到,看你跟云姨还有什么话好说。哼,说话不算数的小子。”说完小嘴一撇,一脸不屑的样子。

少年被说得一脸通红,但又有手柄在表妹手里,不敢发作,直得强忍怒气,勉强笑着说∶”表妹,你是不知道。其实世上真有许多神奇的武功,否则就算金镛先生再怎么妙笔生花,也不可能写得如此详细周密,除非是身临其境。”

“狗屁,狗屁,什么金墉银镛,全是放狗屁,若真是如此,那什么狗屁金镛怎么不去练几招,再到到奥运会上发些财回来。“表妹连连摇头。

“琴操,你一个姑娘家怎么狗屁不断,没有一点大家闺绣的风。人家金镛已经是个大财主了,会在意那些小钱?哼,我不妨告诉你,我的降龙十八掌已经快大功告成啦。”

琴操听见少年羞辱她,小脸气得都变红了,也直呼其名恨声说∶“心生,你真是发颠啦。看你手掌一片通红,还在这死撑,是不是打树打的?你的什么掌呢?怎么没有把树砍倒?”

心生听了,却不生气,反而笑着说∶“琴丫头你到听话,叫你不说脏话你就改好,思,丫头可教也。我告诉你,降龙十八掌快练成时,能手击物而物不动。

想当年郭靖郭大侠练了半年才能有此境界,我才练了三次,便能练到这个地步,真是个练武奇才啊!”

琴操气得连连跺脚,冲着少年说∶”你少臭美,刚才我在你的身边看到两片断了的木头,一定是你又剥了树皮当剑使。你不是很有本事吗?去拿条钢管弄成两半呀?”

心生本来就有些怒火,现在被表妹当面只指段处,更是恼羞成怒,说∶“表妹,你别不始抬举,我习武多次,功力不浅,你要是真的惹恼了我,小心我掌下无情,辣手催花,大义灭亲┅┅”

琴操没等少年说完,已将微微隆起的胸膛挺了上去,口中只嚷着∶“好啊,你动手啊,你只要敢打我一下,云姨就会打你十下,我妈也会打你,哼,到看谁吃亏多一些。”

心生见少女如此厉害,又知道她所说的不是假话,不得不气馁下来,只得拉下脸皮柔声的说∶“表妹,你放过我这回,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好不好。”

琴操甚是得意,笑着说∶“真的吗?”

心生正色的说∶“我们江湖中人最看重信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表妹你放心,今天你交了我这个朋友,日后你若有什么危险,我一定为你抛头颅,洒热血,鞠躬尽瘁,死而后矣。我们江湖汉子为了朋友,自当两肋插刀,别的什么也顾不了啦。”

琴操一听,笑得直不起腰,笑了半天,总算停住了,她也学着少年的江湖口气说∶”不错,少侠果然是同道中人,少侠当真今后听我的命令?”

“本人一诺千今,决无戏言。”

“少侠果然是正人君子,白道中人,好,我现在先吩咐你一件事,到看你做不做得到。”

“表妹请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无不从。”

“好,果然快人快语,你且先和我去见云姨吧。”

心生一听,先是一楞,接着便恼了起来,大声抗议∶“表妹你┅┅你怎么能够提这个要求。”

琴操娇笑着说∶“本来就是你叫我命令你的呀。现在我提出要求,你又要耍赖,还好意思来怪我。”

少年不禁脑中一片混乱,虽听见表妹说得有理,但又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顿时呆呆的站着。

琴操笑得更厉害了,指着心生说∶“你怎么啦?难道是给人点穴道不成?嘻嘻,既然如此,那只有我亲自去告诉云娘你的好事啦。”说完便又往家中走去。

心生一见琴操走开,顿时醒过来,忙伸手去抓。但琴操已经先迈开一步,这一抓之下,又抓住了琴操的裙子。琴操本是背对着心生,没有想到心生会又捉她,加上心生又抓得太急,但听见滋的一声,琴操的裙子被了下来,裙口也被撕开一个十厘米来长的口子。

琴操又羞又急,泪珠儿在眼框中直打转,呆了半响,终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心生一时手足无措,站在一旁,呆呆的望着琴操。

琴操哭了半天,感觉周围没有一点动静,便以为心生走了,心中更是气恼,抬头一看,却见心生正呆呆的望着她,脸儿不由一红,嗔着说∶“你┅┅你看什么?”

心生听见她突然说话,吓了一跳,吱吱唔唔的说∶“没┅┅没看什么。”

其实琴操是冤枉心生了,心生质少年,那会像笔者新人一样见着漂亮妹妹就见色起意。他只是见到表妹哭个不停,便盘算着如何将表妹安抚下来,让她不去向妈妈告状。

盘算了半天,心生忽然灵光一闪,想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古训来。

于是打起十二分的款款柔情,对琴操说∶“表妹,你真好看。”由衷之情溢于言表。

心生此言虽是应付之辞,却也所言非虚。但见琴操柳叶眉,丹凤眼,眼中泪光涟涟,恰是一潭春水被风吹动,波光粼粼。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滢滢泪珠,让人心疼不已。樱桃小嘴微微嘟起,一付楚楚可怜的委屈样子。

她上身穿着一件青绿色毛衣,胸前绣着一对燕子,在突起的乳峰衬托下,燕子好似要飞起来一般。毛衣收束在可盈盈一握的蛮腰上。再往下便是浑圆的臀部,由于裙子已经被拉下,可见丰腴的屁股上的皮肤洁白细嫩。一件粉红色的内裤窄窄的保护着幽谷,让人暇想万千。

琴操听到表哥称赞她的容貌,羞恼的心中又渗入一丝甜甜的喜悦之情。细声说∶“我真的好看吗?比你的金镛书还要好看吗?”

心生把金镛当作自己的偶象,但又不敢得罪表妹,只得说∶“都好看。”

“哼,那些武侠书只会打打杀杀,又有什么好看的,”琴操见表哥不肯进一步夸奖自己的美貌,又不高兴了,“我就知道,有人的书比金镛的好看十倍、百倍。”

“绝对不可能。”心生一脸的不相信。

“上次我听见云姨跟我妈妈说,在东海上有一个蓬莱仙岛,岛上有一个玉茎仙山,山上有一个后庭花洞,洞中有一群仙人,聚在一起办了一个传真义,讲奥义,述至真至善的人生极乐速成班,可过了几千劫后仍无人报名,遂又改名情色文学区。改名之后,报名者几乎要挤破门槛。众仙人一时间应付不过来,便在徒弟挑选几位佼佼者,命他们在因特网上开了一个虚拟的情色文学区。情色文学区的好文妙文不计其数,比金镛的那廖廖几本破书强多啦。”

心生听表妹一口气说这么多,又听见是妈妈说的,不由相信了几分,试探的问琴操∶“真的吗?你又没有见过。”

“我没见过,可云姨和我妈妈都看过啦,她们喜欢得不得了。云姨说情色文学区中的高人不计其数,比如其中一个叫凡夫,他写的文章情景交融,搞得人心痒痒。你想,写书能写得人看了心痒痒,这需要何等的文学功力啊!”

“真的那么历害?”心生半信半疑。

“那还有假,云姨说除了凡夫,还有很多高人,只是她们刚去不久,还不太了解其他高人的名字。她们还说以后要多多的看,好好的自摸。”

“哇靠,那些书这么厉害,竟能引的我妈妈打麻将。”

“那可不,我妈妈还说可惜我爸爸和你爸爸死得早,害得她们看了情色文学区的小说后,只有天天自慰。表哥,她们天天自慰,一定是怕别人来抢她们的小说呀,那些小说的珍贵可见一斑。”

心生听表妹吹的神乎其神,心中信了一大半,可口中仍然强辨说∶“既然那么好看,你怎么不去看?”

“我妈妈不准,她说那些小说都是什么成人小说,要等我破瓜之后才能看。

哼,说些听不懂的什么破瓜话,明明是不肯让我看,还要我天天给她买红萝卜止痒。”

“啊?花姨用红萝卜止痒,可我妈妈却告诉我香蕉可以止痒。”

“谁知道她们搞什么鬼。嘻嘻,其实我已经偷偷的看过几本情色文学区的小说啦。”

“真的,说说好看吗?讲些什么?”心生听见表妹吹得如此厉害,早就暗暗下定决心要弄几本去看看,一脸羡慕的望着表妹。

“当然好看┅┅不过,我看不太懂。”

“唉,你就是没有文化,连书都看不懂,还不如拿来给我看看。”

“哼,你就看得懂?你说书上说的什么阴茎阳茎是什么?”琴操一脸姣嗔。

“真是无知小丫头,连这都不知道,阴茎阳茎都是指这儿。”心生指着裤裆处说。

“鬼才信你,书上说阴茎阳茎都是凸出来的。”琴操摇着头说。

“你这个大白痴,难道你那儿是凹进去的?”

“我的是凹进去的呀。你┅┅你的是凸起的?”琴操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小丫头你搞什么鬼,你的是凹进去的,那你洒尿岂不会全流在裤子上。”

“你才在骗人,我的那儿有两个小洞,用力一使劲就可以嘘嘘,你的可有洞吗?”

心生感觉表妹不是在骗人,心里非常奇怪,说∶“我的没有洞,但洒尿没有问题啦。哦,对了,我的还有两个蛋。”

“啊?!”琴操一听,吃惊的捂住小嘴,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两个不知人事的小子,初次听到两性的差异,竟呆呆的不知所措起来。

(第二节春光外泄)

上回说到两个无知小子初闻两性的差异,大吃了一惊,他们以后的情形如何呢?你如果有兴趣,且听新人继续胡吹┅┅嗯,应该是继续描叙。

两人发了半天呆,心生总算回过神来。对表妹琴操说∶“我们都是人,怎么可能阴茎不一样呢。我不信,你除非你把内裤脱下来给我看看你那儿。”

“你真是个幼稚儿童,情色文学告诉我,男人嘘嘘的地方才叫阴茎,女孩子的应该叫桃花源地。”琴操撇着小嘴说。

心生一心想知道琴操那儿是怎么的不同,忙说∶“好,好,好。你说的对,你快脱下裤子让我看看先。”

琴操想答应,可又觉得不好意思,羞羞的说∶“我┅┅我┅┅我给你看了,你可不能告诉我妈妈。”

“No Problem啦,你快一点呀。”心生已经急不可耐了。

“还是不可以给你看,你先给我看看你那儿。”琴操已是羞得满脸通红。

“你这个丫头怎么说话不算数,你懂不懂lady first呀。好啦,我先给你看就是啦。”心生说完就准备解开裤子。

“咦?!”琴操突然发出诧异声。

原来心生为了练武,衣服穿的很薄。刚才和琴操的一段对话,加上琴操的春光外泄,话儿早就不知不觉的立了起来。顶得裤裆处竖起了一个小帐篷。

“你那儿怎么啦?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这么高呢?”琴操望着心生裤裆处颤着声音说。

“我的阴茎常常硬起来呀?这又有什么奇怪?你的难道硬不起来?”

“我的┅┅我的是个洞洞,怎么硬呀?真的好奇怪,你把裤子拉下来给我看看。”

心生脱下了裤子,指着勃起的阴茎,对琴操说∶“表妹,敬请欣赏,无须交费。”

琴操瞪圆眼睛向心生的阴茎看去,只见阴茎皮洁白如玉,皮上纵横交错着几道青紫色的静脉,乍一看去,好象是一根白玉石上雕着数条青色蟒蛇。龟头上则是赤红一片,受着春风的凉意,正在微微颤动。阴囊也因为受冷,收缩得很厉害,将睾丸包裹得紧紧的。

琴操看了一眼,没有想到表哥的阴茎竟如此模样,跟自己的阴部完全不同,不由的害怕起来,嘤的一声,扑到了表哥的怀里。

“傻丫头,这有什么好怕的,”心生搂着琴操说,“你的什么桃源圣地呢?

快给我看看。”

“我不要,你的阴茎如此雄伟挺拔,看了我的那儿,你一定会笑话我的。”

琴操把俏脸儿蒇在心生的胸膛,忸怩的说。

“好妹妹,做哥哥的怎么会笑话妹妹的好东西呢?快给我看看啦。”心生让琴操火热的身体依偎着,感到一股燥热涌遍全身,把琴操搂得更紧了。

“不要啦,好哥哥,你放过妹妹吧,”琴操正在软声哀求,突然感觉到一根硬东西顶在自己的内裤上,顶得自己一阵酸麻,“哎哟,表哥,你的阴茎顶得我不舒服。”

“没事,等会儿就习惯了。”心生口中虽如此说,心中却想∶‘管你舒不舒服,我舒服就好。’

“你欺负人家。我不跟你好啦。”琴操推开心生,纤纤细手在阴茎上重重的打了一下。

“哇靠,你想谋杀表哥呀?痛死我也。”阴茎被琴操打了一下后,隐隐发痛,慢慢的软了下去。

琴操又象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蹲下身子,仔细观察琢磨起阴茎来。

“表哥,你的阴茎是金箍棒吗?怎么可以如此收缩自如,真是令我叹为观止啊!”

“哼,我要是真的有金箍棒,就一棒打死你这个小娘皮。”心生伸手抚慰这受伤疲软的小弟弟。

“表哥,你真的很痛呀?对不起啦,你原谅你表妹这次好不好哩。”

“那能这么容易原谅你,除非你亲亲我的阴茎才行。”

“喂,表哥,你也太夸张了吧,那儿是你小便的地方,我怎么亲呀。”

“哼,我就知道你不敢。”

“我不敢?你见鬼啦,我怕什么,亲就亲,不过你把阴茎洗干净先。”

“表妹,你别转移话题了,我就知道你不敢。”

“我会不敢?”

“你本来就不敢。”

“你再说一句!”

“说一万句也是你不敢。”

“好,我亲。”琴操受不了心生的激将法,张口向阴茎吞去。

心生一见,往后退了一步,笑着说∶“表妹,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不妨实话告诉你,我乃是练武之人,所习武艺中有一种叫‘童子功’,须要一生不近女色才行。”

琴操抬起头来,眼框中却已是泪水涟涟。原来她刚才被心生激得去做违心的委屈事,早已经十分的伤心,哽咽着对心生说∶“你这个神经病,连武打书上的武功是假的都不知道,还‘童子功’、‘处女剑’什么的。”

心生听到‘处女剑’三字,心念不由一动,想起了‘神雕侠侣’中的‘玉女剑法’,心中暗讨∶“玉女剑法比童子功厉害多了,不如改练玉女剑法吧。但玉女剑法需要二人合修才行呀。只有请表妹帮忙了。”

想到这里,心生为了赢得表妹的欢心,便学起了杨过的勾引手段来。

“表妹,我想亲亲你的眼睛。”心生轻轻将琴操搂在怀里,柔情无限的说。

“我不要来。”琴操口中虽如此说,心中却已经暗许。正所谓异性相吸,琴操刚才在心生怀中躺着,感到非常舒服,少女情怀已经被撩起,心中柔情无限。

“表妹,我只亲一下,求求你啦。”心生学足了杨过的手段,将嘴唇慢慢向琴操的眼睛凑过去。

琴操这是第一次被男人亲,虽然只是眼睛,但已经紧张得心跳不已。长长的眼睫毛不停的抖动,泪水涟涟的眼框却早已经被眼遮住了。

心生将嘴唇映在琴操的美眉上,笑着说∶“咦?怪事。表妹,我的胡子怎么到你的脸上来了,你几时偷的呀?”

“表哥你┅┅你还笑话我,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怎么会有胡子?”

“我比你还大两岁,要是我是乳臭未干,那你岂不是个黄毛丫头。”

“我┅┅我才不是黄毛丫头呢!”

“你不是?那还有谁是?”

“黄毛丫头的胸脯都是平平的,我的胸脯比她们高多啦。”

心生亲吻着琴操的眼睛,心中涌起一种怜爱之意,将琴操紧紧的搂抱住,用舌头轻轻撑开琴操的眼,吮吸着眼框中的滢滢泪水。

琴操见心生如此爱怜自己,不禁一腔柔情全给了心生。娇躯也渐渐软了下来,紧紧的靠在心生身上。

“表哥,你真好。”琴操喃喃的细语。

心生缓缓的把嘴唇往下移到琴操的小巧鼻粱上,轻轻的咬着柔软的鼻尖。呼出的热气喷在琴操脸上,让琴操的心燃烧起来。

“表哥┅┅我好舒服┅┅”琴操被柔情驱动,慢慢的踮起脚,将头向上仰起,不由自主的搜索着心生的嘴唇。

心生也将头低下,迎合着琴操的芳唇。终于两片烈唇吻到了一起。心生把表妹的香舌含在口中,自己的舌头在表妹的口中搅动。

这一吻也不知吻了多久,两片烈唇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心生在和琴操的一吻中,体会到了从未体验过的爱慕之意,顿时领悟了杨过和小龙女之间坚贞不屈的爱情,轻轻的在琴操的耳边说∶“琴操丫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琴操正是豆蔻年华,内心期待着一位多情公子来怜爱她,听到表哥倾吐心声,芳心又是激动,又是紧张,又是喜悦。只觉得自己的心儿已经荡到了天上,身子已经飘到了天空一般。

良久,良久。琴操才从动荡的心情中醒过来,将柔若无骨的娇躯依在心生的胸膛上,用无声的行动表达着自己的万般意。

“表妹,我好高兴。”心生抚摸着琴操的秀发说。

“我也是。”

“表妹,我为了你,以后再也不去练武啦。”

“表哥,你要是真的喜欢练,我也不会阻止你了。”

“表妹,既然我俩已经互通心曲,我就实话跟你说吧。我又不是傻子,哪会去相信武打书上那些虚构的武功。我只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才装傻去练武的。”

琴操一听,惊讶不已,说∶“写文章的新人前面一直把你写成一位练武成癖的傻小子,现在你这么一改,叫他怎么自圆其说呀。”

“表妹,我们快活我们的,管他什么新人旧人的干嘛,对了,你刚才说胸脯隆起,却是为何?”

(新人旁白∶心生这个王八蛋,他钓上琴操还不全靠了我,真TMD见色忘友。这叫我如何向读者交代。读者大老爷,新人的小说您不必看得太认真仔细,如发现有驴唇不对马嘴的地方,笑一笑也就完了。)“我也不知为何,只是近两年来我的胸脯上突然多出来两块肉弹,而且越长越大,越长越高。妈妈告诉我那叫乳房,别号波波。”

“真的如此神奇?表妹,让我看一看,我们一起研究一下可好?”

“不行,我妈妈说这两个东西不可以给男生看的。”

“可我不是外人呀。好吧,我不勉强你,你让我隔着衣服摸一摸行吗?”

“好吧,但你可要小心摸哦,我的波儿很敏感的。”

心生将双手探在琴操的肩上,再滑落下来,沿着琴操胸部的斜坡滑上峰顶,顿时一种柔软温鑫的感觉充满手心。

琴操被心生吻一下已经是激动得厉害,这下被心生抚摸乳房,更是紧张的似乎连呼吸都没有了。当心生的手滑到乳峰时,琴操的身子猛的颤抖一下,整个人像无法站稳一般,摇摇欲坠,心生忙从琴操的背后抱住琴操,然后双手继续攀登高峰。

琴操感到心生的双手温柔的揉动着自己的双峰,一丝又一丝的快感从乳房上传遍全身。乳房好似发酵的馒头一样,越变越大,越柔越硬。心中好似一团火燃烧起来了,烧的全身发热,额头上也渗出了滴滴香汗。

心生感到手中双乳变大变硬,好生奇怪,好想看一看乳房的庐山真面目,眼珠一转,生出一计,在琴操耳旁说∶“表妹,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你一定热了起来,何不脱下几件衣服凉快一下?”

琴操此时已经心神迷醉,口中迷迷糊糊的说∶“嗯┅┅嗯。”

心生一听,事不疑迟,马上双手往下一探,抓住琴操上衣下摆,再往上一扯,将琴操的上衣全都脱了下来。

琴操哇的一惊,忙将双手遮住双乳,颤声说∶“表哥,你┅┅你好坏。”

心生握住琴操遮在胸口的双手,柔声说∶“表妹,我爱你,你让我看看你的宝贝波儿好吗?”

琴操刚才在心生的抚摸下,已经被揉的浪意上涌,再加上心生的甜言蜜语,内心的防御不由的瓦解了。

心生轻轻的拨开琴操的双手,一对巧夺天功的乳房现入眼中。

两个乳波象是刚出炉的雪白细嫩的馒头一样,又好象一对洁白无暇的纯白色乳鸽,乳峰上的胭红两点,好似在乳鸽上画上了眼睛,让乳鸽有了生命,要从琴操的胸口飞出去一般。嫣红的乳头在春风的凉意中微微收缩,好似成熟了的红樱桃,正在待人采摘。乳头衬上粉红色的乳晕,又好似三月中的鲜花,美丽动人,再衬上高耸的乳房,又好似玉帝蟠桃会上的仙桃,让人垂涎欲滴。但那仙桃又哪里有这对玉乳中发散的淡淡的处子清香呢?

心生看到如此娇美动人的乳房,整个人都看呆了,口中啧啧赞道∶“没想到表妹的波儿竟如此的神奇,真是不看不知道,女人真奇妙啊!”

琴操羞得将俏脸儿蒇在心生的胸口,久久不敢抬头。又听见心生夸她的乳房美丽,心里甜丝丝的。

“表妹,你的波儿无论色泽还是香气,均数极品,却不知味道如何,不妨让我来品尝一下,鉴定鉴定。”说完,将头深深的埋在琴操的乳沟中,再从乳沟一直舔到乳头,一路上含、咬、舔、吹,各种口技灵活应用。让琴操感到全身快感不断,越来越兴奋,娇喘着说∶“表哥,我┅┅我的乳房好涨,求你轻点咬,我的乳头禁不得用力。”

心生一直亲到口中充满异香,琴操连连求饶后,才万般依恋的将嘴唇移开琴操的玉峰,赞许的说∶“表妹,你的波儿果真是色、香、味具全,我以后再也不吃菜了,肚子饿时只须盛碗白饭,然后以你的乳波为菜,定能吃得饱饱的。”

琴操听了,不由哧的一笑,说∶“你吃我的乳房,我也要吃你的。”说完,将心生的青色外袍脱下,顿时心生便只剩下一条内裤穿在身上。

“真是怪事,表哥你的下面如此挺拔,胸前却怎么什么也没有呢?”琴操望着心生平坦的胸脯问道。

“如此看来,男人和女人的身体确实有不小的差异啊!”心生恍然大悟的说,“那不知表妹你的什么桃源盛地又是怎样一番模样呢?且让我欣赏一下吧。”

“不行。妈妈说了,那儿是女人的最后一道防线,要在洞房之夜交给自己的丈夫。”

“表妹,这就是你不对了。我们明明约定互相观摩,我也已经把阴茎给你看过了,你怎么不守诺言呢?再说我们两个已经互定终身杨柳岸边,将来我一定会成为你的丈夫的。”

琴操虽然深爱心生,但母亲的谆谆教诲不敢违抗,又加上少女怕羞的天性,于是坚决而有力的拒绝了心生的要求,说∶“表哥,今天你别看了好吗?等到洞房花烛之夜的时候,我一定让你看个够。”

心生说∶“你这丫头好不懂事,洞房花烛夜难道我只是看看这么简单?告诉你,花样多着呢。现在我只是看看还不行?”

琴操被心生一逼,眼中又是泪水儿打转,哭着对心生说∶“表哥,我一个姑娘家的,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到入洞房那天,我任你蹂躏还不行吗?”

心生见硬来不行,只得另想办法,温言说∶“表妹,对不起,是我说错了。

你一直靠在我身上,我身子乏了,但你又全身软绵绵的站不稳,现在正是阳春三月,草儿长得绿油油的,你何不躺下来休息一下。”

琴操听到心生这么说,才想到自己一直靠在心生的身上。她对心生本已经有歉意,这下让他受累,更是于心不安。便依心生之言,缓缓的躺在草地上。

心生也侧躺在琴操的旁边,左手继续抚摸琴操的妙乳,右手却悄悄的放到琴操的大腿上抚摸起来。琴操的大腿皮肤非常细嫩,滑得溜手,微微发出热气。

琴操被心生的手上下合击,更是浪意涌动,她上身赤裸,被春风吹得发凉,又被全身游走的燥动感撩动,娇躯不停的颤抖,神志也渐渐迷糊起来。

心生的右手不满足只在琴操的大腿上活动,慢慢的向琴操的幽谷之处发起攻击。

琴操在心生的凌厉攻击下,感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刺激。从心生的手在自己的胴体上抚摸过的地方,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快感,快感象是海潮一般,一波又一波的扑向琴操的心房。使得琴操全身软弱无力,根本无法回避心生的抚摸。只有拼命夹紧大腿,让心生的手无法探入自己的圣地。

心生见无法将手插进琴操的大腿,也不着急,只是用手指甲轻轻的刮琴操的大腿内侧,痒得琴操嗤的一笑,大腿的肌肉稍稍放松一点,心生趁虚而入,将手插入琴操的大腿,盖在琴操的粉红色的内裤之上。

琴操啊的一声惊呼,连声说∶“表哥,不┅┅不可以的。”心想用手推开心生,可全身又没有一丝力气,心里也隐隐有些舍不得。

“表妹,你放心,我只是隔着你的内裤摸一摸,好吗?”心生一边安慰琴操,一边将琴操的裙子翻到上面去,让琴操的玉腿和内裤完全显露出来。

琴操听到心生如此说,稍稍放下了心,嘟着小嘴说∶“表哥,你只准隔着我的小内裤摸摸我的宝贝,可不准打开看哦。”

“安啦,表妹。”心生说,“不知韦小宝的十八摸中可有这调调儿。”

语毕,心生将右手放在琴操的小腹上,左手在琴操的内裤上轻轻游动起来。

刚才在抚摸琴操的乳房时,由于乳房已经发硬,相比之下,琴操阴部的手感柔软得多,心生开始时曾听琴操说起自己的阴部有两个洞,便用手仔细探索,可怎么也摸不到,心里不由奇怪。

心生这一番密洞探索,可让琴操大受刺激。她口中的声音已经不似开始时那样还可以分辨出‘嗯’、‘啊’的区别,此时已是只有鼻中的闷哼声,同一种声音,只是声调不停的变化而已。几乎全部赤裸的雪白侗体象一条蛇一样在绿油油的草地上不停的扭动,双脚也在不停的绞动,一会儿摆到左边,一会儿摆到右边,真可谓是无立足之地了。

心生见用手摸不出什么名堂来,便双手扶住琴操修长的玉腿,双腿跪下,将头探到内裤上,想品尝一下琴操幽谷的味道,可惜隔着内裤,无法舔拭,只得闻闻幽门中发出的诱人香气,过过干瘾。

突然琴操一声尖叫,全身像猛然生出力气来,双腿拼命夹住心生的脑袋,身子在草地上拼命的摇晃,双手都紧紧抓住一撮青草,乳房硬得象石头一般,乳晕变的更大更红,嫣红的乳头颜色更深了,就象熟透了的樱桃,即将掉下来似的。

小腹上现出点点红斑,点缀在雪白的皮肤上,煞是好看。发出的声音已经完全不成语调,时而高亢入云,时而悄无声息。臀部一次又一次往上顶起,将阴部紧紧挤在心生的脸上,玉门有节奏的翕张,将一股股浪水喷射到内裤上。

原来在心生不断的挑逗刺激下,琴操已经达到了性高潮。琴操发狂似的扭动了越约十多秒钟,突然又全身虚脱,夹住心生的头的玉腿也松开了,静静的躺在草地上,如果不去看琴操不断起伏的胸膛,她整个人就象是死去了一样。

琴操阴道喷射出的淫水虽然被内裤挡住,但由于心生的头被琴操的大腿紧紧的夹住,加上琴操的臀部不断的向上挺起,使得心生的脸紧紧的靠在琴操的内裤上,仍是弄得满脸是水。心生的头也被琴操夹得发痛,一时间心生没有搞清楚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呆呆的楞住了。

待呼吸渐渐平复下来,琴操才悠悠转醒,看到心生正在发呆,便娇嗔着说∶“表哥,都怪你,搞得我都要死了,还有,你看我妈妈昨天才给我买的新内裤,一下子就被你弄得湿淋淋的。”

心生听到琴操说他,也回过神来,说∶“你的裤子湿了怎么能怪我。也不知道你的桃花源地哪里来那么多的水,难道是你洒尿?可又不太象。你刚才到底搞什么飞机呢?搞得我一脸的水。”

“都是你坏,是你不好,”琴操一脸的娇羞神态,嗔怪心生说∶“你把人家弄成这样,还要怪人家,我不来,你赔我的内裤。”

“好,好,好,我等下新买条高级内裤给你,好啦吧,亲亲表妹。”心生一边说,一边突然将琴操的内裤脱了下来。

“哇┅┅”琴操一直把自己的阴部当作自己最宝贵的地方,决不许别人观看,却被心生脱下了内裤,顿时大哭起来,叫道∶“坏表哥,臭表哥,你是世界上最坏最坏的坏蛋。”

“不是的表妹,我是关心你,看见你的内裤湿透了,穿在身上的话怕你会着凉。”心生口中安慰着痛哭的琴操,眼光却直盯着琴操的大腿深处。

顿时间,引人入胜的处女的桃源仙谷扑面而来┅┅

(第三节干柴烈火)

上次说到心生突施诡计,把琴操的内裤剥下来,激得琴操大哭起来。新人真是败给心生和琴操这两位干柴烈火了,做爱做这么久。他们快活,可害得新人连码了两天的字。哼,这回一定要心生一泄如注。

琴操一不注意,被心生剥下内裤后,俏脸羞得通红,泪珠儿在眼框里转了几圈,终于流了出来。她将双腿夹得紧紧的,心里一万个不意让心生看到自己的宝贝儿。

“表哥,你┅┅你好坏,快闭上眼睛,不准偷看我的小妹妹。”琴操哽咽着说。

“表妹,亏你想得出,把你的桃源圣地称作‘小妹妹’。”心生说。

“它本来就象我的亲妹妹一样,在我寂寞的时候陪伴我,在我伤心的时候安慰我。”琴操满怀深情的望着自己的玉腿间。

“表妹你那儿又不会说话,怎么能安慰你呢?”心生望着琴操紧闭的双腿,除了一片柔软卷曲、微微发黄的阴毛外,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便说∶“还不如让我来安慰你吧。”

“我才不要你呢。我不高兴的时候,只要抚摸着小妹妹美丽的脸暇,便会觉得全身暖洋洋的,整个人也高兴起来。”

“哇,没想到你的小妹妹竟有这么神奇的功能。表妹,你能让我也摸一摸,高兴一下吗?”

“表哥,别说我小气,只是我的小妹妹天生十分娇嫩,连我都不敢天天跟她玩,你力气大,会把小妹妹弄坏的。”

“哼,还说不小气。你那儿是个什么小妹妹?连摸一下都不准,只怕是个劣质玩具罢了。”

“才不是呢。我的小妹妹有美丽的头发,娇小的鼻子,秀气的小嘴,长得可漂亮了。”琴操扬起脸,自豪的说。

“小妹妹再漂亮,也一定比不上表妹你吧?”没办法,硬来不行,心生只好使用糖衣炮弹了。

“表哥,我真的很┅┅漂亮吗?”琴操轻轻的低下头去,羞声问着。看来女生对于漂亮两字是百听不厌啊。

“表妹,无论怎么形容,我也没有办法把你的美丽表达出来,我只能说如果每个女人都长得象你一样,我们这些臭男人就得断子绝孙了。”

“为什么你们会断子绝┅┅什么的?”琴操奇怪的问。

“唉,要是世上所有女人都这么美丽,那男人们都只有自暴自弃的份了,哪还有勇气跟你们谈恋爱,更别提结婚生子了。”

琴操听完后,头垂得更低了,心中也不知是害羞还是喜悦,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用手轻拂着自己绒绒的阴毛,停了半响,才轻声笑着说∶“其实我的小妹妹长得比我还好看,你看她的头发,又柔又亮,还有香气呢。表哥,你闻闻看。”心生一番花言巧语,马上就有如此丰厚的回报,女生真是好骗呀。

琴操的阴毛不似平常妇人般杂草丛生,长得短而茂密,阴毛尖稍微微发黄,就象现代女性泄了色的刘海。阴毛被刚才琴操高潮时溅出的淫水滋润着,晶晶发亮,平平的铺在琴操的小腹下面。咋看上去,就象秋天里金黄色的草地上闪烁着晶滢的露珠。如果能够静静的躺在这片金黄色的草地上,暖暖的晒着太阳,那一定是人生的极乐之一吧。

真是造化弄人,这金黄色的草地本是大自然的美景,却长在了琴操洁白如玉的侗体之上,让琴操的身体在性感之外,又发散出一种诗意黯然的意境出来。心生虽然不能躺在上面晒太阳,但岂会放过此等美景。他将头埋到琴操的阴毛中,顿时感叹世间竟有如此令人闻之欲醉的芳香∶初一闻,似莲花的清淡,再一吸,又似水仙的幽雅,又一品,更似玫瑰的浓郁。

心生一边闻着,一边将琴操的阴毛含入口中,用舌头细细品尝,吮吸着沾在上面的淫水,那滋味就象百花酿就成的美酒,又香又甜。心生心神具醉,浑然忘了这是表妹的阴毛,竟以为自己正置身于一个百花齐放的花圃中。

琴操痒得快喘不过气了,“表哥,你别用嘴巴咬我的小妹妹的头发哩,我都要痒死了。”边说边将心生的头搬离自己的阴毛处。

“表妹,你的妹妹怎么这么的香啊?我刚才都以为到了花园里面。”

“表哥,你有所不知,我的小妹妹为我分担了好多的忧愁,我当然也要好好待她呀。我每天都用鲜花碾成汁来洗刷她的头发,清洁她的鼻子,把她打扮得干干净净,并喂鲜花酿成的酒给她喝,让她茁壮成长,身体健康,能够更好的为我服务。”

“原来如此,难怪你的妹妹的头发香甜诱人,而且黄黄的,可爱极了。”

“小妹妹的头发当然可爱啦,但还比不上小妹妹的鼻子和嘴巴。特别是鼻子,我洗澡时只要碰一下它,浑身就象要飘上天一样,可舒服了。”

“表妹的小妹妹真是个可人儿呀,那小嘴儿又有什么妙处呢?”

“小妹妹的嘴巴有个特点,就是特别谗,经常一张一合的,要我喂东西给它吃,要是我不给,她就拼命的流口水,经常把我的内裤都搞得湿淋淋的。”

“唉,真是羡慕表妹有位这么可爱的小妹妹能整天陪伴在你的身边啊,相比之下,我的这位小弟弟是多么的丑陋笨拙,多么的不讨人喜欢呀。”心生无精打彩的拍打着自己的阴茎。

“是啊,我的小妹妹本就是仙女下凡,你的小弟弟怎么能够比得上呢?”琴操越说越得意。

“表妹,我本已经很伤心了,你还要在往我心口上洒盐呀,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心生愤然说∶“你的小妹妹被你说得天花乱坠,可又不敢给我看看,说不定只是个下三滥的货色吧。”心生第一招∶激将法出击。

“随便你怎么说,发正我的小妹妹的美丽是客观存在的。你想看,我偏不给你看。”琴操这小妮子智商也不差。

“罢了,罢了,”心生万念俱灰,黯然说∶“看来表妹的小妹妹我是无福消受了。都怪我这个不成材的小弟弟,让我出此大丑。”说完,用力打着自己的阴茎。第二招∶苦肉计出击。

“表哥,别打小弟弟啦,”琴操看见心生的阴茎被打得又“红”又“肿”,女人丰富的同情心油然而生,“表哥,教育学告诉我们,想靠打和骂是无法教育好你的小弟弟的。”

“表妹,你说得有道理,我想请你帮忙教教我的小弟弟好吗?”

“我┅┅我不会。”

“表妹,你别谦虚了,你的小妹妹不是被你调教得美艳动人吗?”

“表哥你的意思是要我也每天给你的小弟弟化妆?”

“这样的话,那也太麻烦表妹了,我的意思其实是┅┅表妹你能不能展现一下你的小妹妹的绝世风采,让我的小弟弟将来就有了一个学习的目标。”

“这┅┅这样不太好吧。”

“表妹,你是一位有爱心,对小孩子特别好的女生,你难道不想为小弟弟的早日成材尽一份心意吗?”

“可是┅┅”

“表妹,小弟弟将来是步入歧途,还是成为栋梁之材,可全掌握在你的手中了。你就别再犹豫了,快张开你的大腿吧!”

琴操二八妙龄少女,正是同情心最丰富的年纪,哪经得起心生的苦苦哀求。

想到小弟弟一生的命运就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对下一代的责任心和使命感油然而生,便毅然的对着心生的阴茎说∶“小弟弟,为了你的幸福,我牺牲一点又算什么。”

“伟大的琴操表妹,你心肠真好,简直就是观音菩萨下凡来普渡众生啊。”

心生一脸的感激。

“表哥,请你带着小弟弟来参观我的小妹妹吧,虽然小妹妹在我眼里是十全十美,但如果你有什么意见,也要请表哥批评指教才好。”琴操羞涩着谦虚几句,慢慢的张开了大腿。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阴穴终于显露在心生的眼前。

好一个冰雕玉砌的宝贝儿∶一条嫣红细丝将那块圆形玉壁一分为二,就象中秋的明月被月老挂上了一条红线,让有缘人能拾起红线,与琴操共结秦晋之好。

玉壁被琴操泄出的淫水滋润着,更显得光彩夺目,再被阳光一照,隐隐的发散出姣洁的光芒。红线微微下凹,在春风的吹拂中,轻轻的颤动着,初一看去像标准的直线,再一看又好象有一点儿幅度,更奇妙的是红线有时竟会微微变粗,从中间发散出彤红的夺目光彩。难道这个宝贝就是传说已久的月光宝盒?或者说这是个价值连城的宝箱?

“表妹,你这个阴部果然美丽。只不过我看来看去,却怎么也看不出它哪点儿长得象位小妹妹的脸呀?”心生奇怪的问。

“表哥,你这样直接看是看不出来的,你要想另外一种方法看才行。”

“乖乖,看这种东西还有特殊方法吗?难道要我用显微镜来看吗?”

“你真是笨,你只要┅┅,我┅┅我说不出口。”琴操一脸的羞不可耐。

“我的乖乖好表妹,求你别吊人胃口了。就当可怜你表哥,快告诉我吧。”

琴操双手紧紧遮住红得象苹果一样的俏脸,用低得象蚊鸣的声音说∶“就是表哥你用┅┅用手扳开我的腿,就可以看见我的小妹妹的俊俏模样了。”

“原来表妹的桃源盛地之中还另有洞天。我今天如果不能一览无遗,那真是将抱憾终生啊。”心生说毕,便将琴操的玉腿大大的撑开。

随着琴操双腿的渐渐分开,琴操的两块玉壁也慢慢分离,就好象尘封已久的宝洞山门被慢慢推开。与刚才的含苞待放相比,打开的宝贝则另有一番风姿∶红缝之中的光芒更盛了,让人目旋神迷,小妹妹的娇美神态也尽收眼底。小巧的鼻子象在嗅着诱人的香气,在轻轻的抽动着,由于长期被花汁涂洗,鼻尖上红得发亮,就象一粒红色的玛瑙,褶褶发光。这个小妹妹真是早熟,小小年纪,嘴巴上就涂着通红的口红,还不停的张合着,在无声的引诱着异性。黏黏的口水也延着嘴角流了下来,把小妹妹的脸儿弄得一片潮湿。

浓郁的芳香冲入心生的肺里,让心生神经恍惚起来∶出现在眼前的,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想去游玩的绝情谷吗?绝情谷隐逸在芳草萋萋下,谷壁似乎是由白玉石构成,洁白可鉴。谷中流淌着欢快的溪流,掬溪水来濯脸,可发现溪水微微发热,捧溪水以止渴,更感觉到香甜甘美,津人肺腑。顺着溪流拾步而上,不用多久,即可见其发源地温泉井。温泉井四处芳香袭人,探头往井中看出,只见里面深邃神奇,这儿莫不就是小龙女隐居十六年的绝情谷底。心生一时幽然神往,隐约中见到井流光变幻,龙姊姊身披霓裳羽衣,正在翩翩起舞。

心生犹在幻想之中,口中喃喃说∶“杨过那小子到罢了,龙姐姐我可一定要见上一面。”一边说,一边用力撑着琴操的双腿,让琴操的阴部更加显露,以便找寻小龙女。

“喂,表哥,你当我的腿是健身器呀,用这么大的力,都要把我的腿给撑断了。”琴操痛得大叫起来。

心生这才醒悟过来,迭声说∶“sorry,sorry。此物只应天上有,何故飘落到凡间,表妹,你的小妹妹长得真是沉鱼落雁啊。”

“哪里,哪里。小妹还要严加调教,路漫漫其修远兮,我还要加倍努力才行。”话虽如此,但琴操满脸都是得意之色。

“奇怪。表妹,你的小妹妹怎的这般眼熟,我好象以前在那儿见过似的。”

“表哥,你是看多了红楼梦吧。我的小妹妹除了我和我妈妈,你是有幸观赏的第三人耶。”

“那我真是三生有幸啦。表妹,我的小弟弟早已被小妹妹的风采所折服,一脸的仰慕之色。何不让小弟弟与小妹妹也亲近亲近?”

“我家妹妹是名门闺绣,那会像街上的太妹一样随随便便的和野孩子玩,拉倒吧你。”

“表妹,请你不要用有色眼镜来看小弟弟。小弟弟虽然长的丑陋,但心地善良,有上进心,怎么可以和野孩子相比。人不可貌相啊。”

“小弟弟真的是个肯上进,有爱心的好孩子?”琴操半信半疑。

“口说无凭,表妹你何不亲自了解一下?”

“那你要我怎么个了解法呢?”

“方法多的是。最平常的方法就是表妹你大大的张开你修长的大腿,让你的仙女洞充份打开,让我的小弟弟探头进去,在仙女洞中接受你的审查和教导。”

“这┅┅这样会有效吗?”

“表妹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心生已是急不可耐,将小弟弟向琴操的阴道伸过去。

琴操听着心生似是而非的话,不禁迷茫了,只是痴痴的半闭着眼睛,将臀部稍稍往上送,慢慢的,张开的阴道感到了小弟弟发散出来的热气┅┅(待续┅┅)



相关推荐:

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快了?

[2022-09-29]

旧爱新欢

[2022-09-29]

出差

[2022-09-29]

星火辽原

[2022-09-29]

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快了?

[2022-09-28]

旧爱新欢

[2022-09-28]

新爹手记

[2022-09-28]

兼职奇缘

[2022-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