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疯狂暴露 >

阿传的偷窥故事

时间:2022-06-23 14:5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

大家好,我是一位大学助教,叫作陈小传,人家都叫我阿传,曾经有许多疯狂的偷窥经验。如今虽然为人师表,但看到现在青春焕发的大学学生,便会想到自己以前的经历,于是粉想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记得考上大学后,便和几位考上同校的高中好友,去大学的附近找房子,由于人生地不熟,看到还算便宜的房间便租了下来,由于租金不高,只租得起一间中庭里的房间,空气流通并不很好,而且在中庭里说话的声音都听的很清淅,但是想到预算,也没能力租别的地方,租完房间后一群人便坐火车回家了。

等到大学快开学时,便搬到租屋的地方,由于忙了一天,便很快昏昏沉沉睡着了。大概是晚上九点多吧,我被男女说话的声音吵醒,走到窗边一看,原来中庭里也住了一对情侣,而且还是学生,为了好好观察,便把房间的灯关掉,把窗帘拉紧一点,此时我的心脏也噗通噗通跳的好快,爽死我了,身体还因此微微颤抖。

那一对情侣住在三楼,我住在他们对面四楼,所以有点角度,可以从窗户看到一点他们的厕所,也可以看到一部份房内的情形,而且他们说话的声音我也听得七七八八。男的好象是化学系,叫文钦;女的是中文系,叫雯雯。

过了不久,我居然看到那个女的拿着一件衣服和内衣裤走到厕所里面来,哇靠!有够美的,她有一头长发乌黑亮丽,大而明亮的眼睛,是我喜欢的瓜子脸,小巧的鼻梁架着一副眼镜,性感的嘴唇,整体而言,漂亮并且迷人。

她长得不算高,约158公分,曲线玲珑,可以说是美女。更令人侧目的是她胸前突出的双峰,大约有36D左右,丰满的好象随时会跳出来似的。

她一进来便把把厕所门锁上,再看看我房间窗户的方向,好险,她似乎确定黑暗的窗户中没有人,中庭灯光黝黑,浴室内却灯光明亮。此时的我心跳骤然加速,内心祈祷希望她不要关上窗户,果然,她只是自顾自的把眼镜摘下来,我在这时内心雀跃,我竟可以放心的一睹辣妹洗澡了,虽然我没有出声,但我都快控制不住我内心的喜悦了。

在脱下眼镜后,她便把衣服脱下,当然,胸前的波涛也弹了出来,而且这骚货竟穿着粉红色的内衣裤。我勒,刚上大学的我还以为大学女生只穿白色的内衣裤,她的皮肤光滑细致,白淅粉嫩,该是时常保养的模样。她背着手就要解开胸罩,我深吸了一口气,毕尽长了那么大,还没见过D罩杯的大美女在近距离内脱光衣服,真是幸福。

不一会儿,雯雯已经脱下了胸罩,一双丰满的乳房正在胸前起伏跳动着,她的乳房虽大,却很有弹性,一点都不会下垂,可惜的是胸前那两点虽不大,但似乎黑了些,毕竟同居了嘛。

接着雯雯打算要脱下那小小的三角裤,可以看到她的腰非常细,大概24寸吧,她的屁股又挺又翘,弹性十足。她将粉红的内裤向下脱去后,一个美丽的女生就在我面前,展现出她那青春动人的身体。

我再也受不住了,下面的鸡巴早就又硬又涨,便掏出鸡巴,眼睛继续盯着赤裸的美女,右手则套住我的宝贝,一前一后的套弄起来了。

她一开始先在洗手台前洗脸,之后便用莲蓬头将身体淋湿,接着涂抹香皂。

雯雯的双手在她自己身躯上抹动,似乎对大奶和下体特别照顾,花了粉多时间搓揉,由于只能看到她浴室内大腿以上部份,所以弯下腰时就看到的不多了,而且如果她靠近窗户时,也只能看到胸部左右,算是有点可惜,但是一些又捏又磨的动作则让我疯狂的快把鸡巴搓破,此时套弄的速度也快达极速了。

雯雯涂抹均匀后满,便拿起莲蓬头将身上的泡沫冲掉,此时整间都是烟雾,自己索性休息一下,把冰箱里的冰水拿出来喝,原来不知不觉间我已口干舌燥,打手枪也打的红了起来。当听到冲水的声音停止后,便又赶紧移到窗户边观看。

她正准备擦干身体,身体在洗澡完后竟更显光泽,而且肥皂的香味也弥漫周围的空气。之后他换了一套黑色的内衣,更显野性美,穿上衣服后便出了浴室。

在雯雯出了厕所后,我便努力用劲套弄我又热又涨的机巴,算是把整个偷窥活动作个总结,也当作庆祝自己的幸运,毕竟我至少可观看一学期。想到这里,我就心中窃喜,在喷射的刹那间,我对大学生涯充满了期待。

(2)

记得大二暑假时,想要打些零工赚点生活费,但是找了很久都找不到工作,刚好小叔的工厂有缺工人,于是便欣然答应前往工作,但没想到竟然让我留下意外的回忆。

小叔家的工厂算是家庭式的,一楼是工厂,二楼以上是住家,那天我先去了解工作的大致状况时,小婶刚好在一楼扫地。

“小婶,早安,今天怎么工厂没开工?”我感觉奇怪问到。

小婶家的工厂由于最近都接不太到订单,所以工厂都有时开有时关,所以只有一个女工留着工作,其他人都请辞了,最近都是开工一天,休息一天。今天刚好休息,小婶由于放假,便一直睡到刚刚才起床,刚好遇到我来。

“恩,生意越来越差,今天休工。”

“小婶,告诉我一些工作内容吧。”

“明天叫小叔告诉你好了,我不太懂,而且他也不在,你就留下来吃顿中餐吧。”

“好吧。”我答道。

小婶于是就带着我上楼,准备做一些菜给我吃。在上楼梯的时候,我才发现小婶大概刚睡起床,又加上家里没别的外人,只穿着一件连身的睡衣,感觉很透明,内衣和内裤都隐隐若现,一看就知到是白色的,还有蕾丝耶!

小婶今年35岁左右,鹅蛋脸,长的蛮好看的,小叔当年也是追了很久才追到,身材还保持得不错,丰满动人,大概有32C左右,腰部也没有小腹,只是矮了点,大概157公分左右,脸蛋大概保养的不错,看起来很年轻,一点都不像生了两个孩子的妈妈。

我跟在小婶后面,小婶的睡衣只到膝上10公分左右,在上楼梯时,两条白净的腿在我面前晃呀晃,我忍不住便边走边弯腰下来看,好爽,可以在不到50公分的距离偷看到女生的内裤,小内裤包着小婶圆滑的屁股耶,这时我的心儿正全力噗通噗通的跳着。

由于实在受不住了,便向小婶借了厕所想跑去解决一下,到了厕所时我才发现,小婶都是在这间厕所洗澡的,因为在洗衣篮内有一些她昨天换下来的衣服,我便理所当然的找寻昨天的内衣裤,刚翻开衣服,我便看到一套极性感的黄色内衣裤。

她的内衣的Size是33C,内裤几乎是透明的薄纱,在小穴口是开一道缝的,我想也不想的便凑上鼻子尽情的闻,右手当然也没闲置,不断的套弄自己又大又热的大鸡巴,这时我的心情简直爽番了,一阵套弄后,便把内裤拿来套弄我的大机巴,最后终于忍他不住,大量狂泄在我小婶内裤小穴口那儿,都是小婶害的,累死我了。

接着几天我都一直在上班,大概是亲戚不好意思叫我停工,工厂里的女工又肥又胖,我也懒得跟他混太熟,便一直在做自己的事,还好有美丽的小婶在,不然我就不干了。工厂的工作毕竟太苦闷了,也没妹妹可泡,只是为了微薄的薪水在努力做着单调乏味的工作,看不到前途,也没成就感,但为了生活,只好继续干了,低下阶层的悲哀。

一天是女工休假的日子,小叔也出去找生意,只有我和小婶在家,我在中餐时间草草去外头吃了中餐便回工厂睡觉。我故意躺在一台机器后面,因为中午太热,机器还是冰冰的。

刚要睡着时,这时有人按了电铃,“叮当、叮当”响着,这时三婶刚好要下楼,便去帮来人开门,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小叔的好友,我都叫他作冲叔。

“咦,小冲是你!”小婶高兴的说。

冲叔进了门便问小婶说∶“嫂子,大哥在吗?”

这个我叫冲叔的人和我小叔是高中时的朋友,由于个性相投,便一直到现在还在来往,常来家里走动,所以相当熟稔。冲叔这个人感觉很色,常会吃女生豆腐,或讲些黄色笑话,也拜师学过一点法术,只是不知真的还是假的,有点屁,现在是一家公司的经理。

“你大哥最近生意不太好,最近都一直在找客户。”小婶说。

接着他们便聊了起来,大概是不知道我在旁边吧,我看冲叔两眼一直盯着我小婶,因为小婶这时穿着一件紧身衣,胸前两粒快挤了出来,再加上一件短裙,两条美腿有点内八的站着,十根精致的脚趾十分的诱人。

“不然我去客厅等待好了,今天比较有空,我有重要的事要和大哥谈。”冲叔说。

“好呀,我泡些花茶给你喝。”小婶说完便带着冲叔上了二楼。

我一听到他们上楼了,便赶快爬起身,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我的直觉告诉我,将有兴奋的事情会发生。

到了客厅门口,我看得到他们,他们却看不到我,因为小叔在客厅门口做了一个魔术镜,外面看得到里面,里面却看得到镜子而已,他们也没把门带上,于是我便可站在门口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又可以听到里面的声音。

“最近生意那么差,你们是老兄弟了,帮忙想些办法吧!”小婶边泡茶边说到。

“这办法是有,但怕你不信,也怕你不肯。”

“那赶快说来听一听呀!”小婶兴奋的说。

“你相信改命吗?因为我学过一点法术,只要你和我阴阳调和,便可以助你们改善现在的环境。”冲叔一脸镇定的说。

小婶这时似乎一脸害羞,两颊都红了起来,毕竟他们既是熟识,而且她也是有夫之妇,再说这么不明就里的做了,其成效也值得怀疑。但是看冲叔一脸似有其事的说着,小婶心头应该也难以拒绝这提议吧。

这时冲叔的右手已缓缓的在小婶背腰到处摸索着,而且范围愈来愈大,之后更往前胸袭去。但是小婶因为羞愧不敢面对冲叔,所以并不敢乱动或出言阻止,小婶胸前被这样的左右游移,躲也躲不掉,嘴巴又没办法发出声音,终于放弃了挣扎,任冲叔轻薄捏揉。

“嫂子,你的胸部好软好大呦!我从以前就一直就不断幻想有一天能揉捏你这圆嫩丰满的肥奶。”冲叔充满淫秽的说着。

冲叔已吻上了小婶,右手伸入紧身衣里面,将小婶的肥乳拿在手里,十指便捏住小婶的乳头,冲叔轻轻的捻动,小婶一脸春意,似乎承受不住,唉叫起来。

“嗯┅┅小冲┅┅别揉了┅┅嗯┅┅我是有夫之妇呀┅┅啊┅┅我是你大嫂呀┅┅嗯┅┅不要了啦┅┅嗯┅┅放开我┅┅嘛┅┅”

色欲熏心的冲叔哪管那么多,不顾一切摸向小婶的胯下,小婶强忍不动任他淫虐,只见冲叔的右手伸进了小婶的裙里,轻柔的磨擦小婶的三角裤底,在阴户上磨擦着,火热的挑逗把小婶的欲火烧旺,不断地摇着屁股,她这时一定又羞又兴奋吧!

“嗯┅┅嗯┅┅这样好吗┅┅一定要让我们家生意好转呦┅┅喔┅┅啊┅┅好舒服┅┅”小婶有点语无伦次的讲着。

我看到这里全身已快受不住了,一边高兴自己竟碰上这种比做爱还爽的事,但道德良知又告诉我这是不对的,再不阻止,他们就要爱爱了。此时我的心情矛盾之极,但是我的小心魔似乎战胜了理智,毕竟,这种事情不是随便就可碰得到的,接着便掏出自己的肉棒不停的套弄了。

一会儿,眼前已是两条赤裸裸的身体,终于看到小婶全裸的身体。原来小婶是属于珠圆玉润,丰满的那一型,穴儿又浅又小,全身肌肤都很光滑粉嫩,此时小婶的双颊泛红,嘴角娇媚的笑容,一句话都不吭,只有不断的呻吟。

此时冲叔已经摆好架式,站稳马步,先用正常位把不粗不硬的鸡巴缓冲刺进小婶淫汁泛滥的阴部。

“嗯┅┅嗯┅┅嗯┅┅进来了┅┅嗯┅┅好舒服喔┅┅再进来点┅┅”小婶已经大声浪叫了。

“嫂子,我爱死和你做爱了┅┅”冲叔边冲刺边喊道。

“你┅┅啊┅┅胆子真大┅┅嗯┅┅嫂子也敢碰┅┅喔┅┅”小婶说。

“嫂子┅偷情的滋味不错吧┅┅”

“喔┅┅喔┅┅好喜欢喔┅┅这感觉真棒┅┅唉┅┅我要来了┅┅啊┅┅啊┅┅啊┅┅啊┅┅”

冲叔这时又换了一个姿式,是一种从后面冲刺的招式。

“嗯┅┅我最爱这招了┅┅再快点┅┅不要出来呦┅┅”

冲叔疯狂的插着,小婶很快的又高潮了,她在冲叔耳边不停的浪叫,冲叔一个不忍,一堆又白又浓的液体便洒在小婶的美背上。我在此时也加速套弄鸡巴,一会便将满肚欲火一清干净了。

她们在客厅中温存了一会儿,便起身要穿回衣服了。此时我一看时间已超过了午休时间,便赶快蹑手蹑脚回到了一楼开工,但心底则不断回忆刚才的情景。

嗯,算是一个美好又令人兴奋的经验吧!

唯一可慰的是,从此以后小叔的订单应接不暇,生意大大好转,也算是有收获吧。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