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疯狂暴露 >

OL露出耻辱

时间:2022-06-24 14:1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强制闹市裸奔

Sandy and Maggie一向在公司都嚣张得很、盛气凌人,可能是她们年资较久,受到老板重用吧,以至他们毫不尊重其他同事,说话一点也不客气。虽然人品差极,但外表却不俗。

先说Sandy,她高高 ,约廿七、八岁,有一对骨肉匀称而修长的玉腿,经常穿些贴身牛仔裤,下身的曲线实在诱人之极。她好象明白男士们的心理,偶尔一次才会着起短裙,使大家不用再单单去幻想,可以直接欣赏她的一双美腿。

样子也算得上是中上之姿,有点儿像王菲,唯一缺点是肤浅较黑。

至于Maggie,看上去该有三十三至三十五岁,但竟然未婚,也没有男朋友,活该!

虽然身材一般兼且略肥,但样貌却美得象工藤静香,如果她有Sandy的窈窕身材就完美了。可能自知身材及不上人,故此她平日的衣着很密实,多数会穿西裤,就算穿裙子也是仅露出小腿的半截裙。

大快人心的事即将发生。

我们的公司连老板在内共有十六人,其他员工很少机会需要和他说话,日常的工事通常都只须知会Sandy和Maggie便可。

“文仔,今天午饭吃什么好呢?”Kitty问。

“嘘~别那么大声,Maggie看着你呀。”文仔轻声地回答,但头却没有望向Kitty,仍是看着他桌子上的文档。

“怕她什么!她也常常拿起电话聊天,而且日日也午饭时间过后半小时才回到公司,凭什么说人家不是。”Kitty不满地说。

不远处的Maggie听到,故意高声说∶“人不可以这样比的,单是身分已差很远呢!”

Kitty心知说不过她,便静下来工作,盼望十分钟后的午饭时间快些到。

下午二时二十分,文仔和Kitty迟到了,文仔担心道∶“给那两个女人看到,又要被骂了。”

Kitty∶“管他那么多,说不定她们比我们还要迟。巴不得她们出意外,回不了公司。”

文仔∶“别太黑心,人家也不是那么差,只是比较三八罢了。”

Kitty∶“你是见她们有几分姿色,才会怜香惜玉吧!”

忽然楼梯那里传来了“啊”一声,是女声。他们便小心地步向楼梯,看看发生什么事。Kitty透过防烟门的玻璃窗往里看,原来Maggie被两个贼人以利刀指吓着,Kitty立即拉文仔一同蹲低身,并示意文仔不要作声。

“才得六百多元,太少了。”较高的那个贼说∶“快说出提款卡密码,否则划花你的脸,你的脸长得不错,你也不想就此毁容吧?”

Maggie∶“67┅0┅┅8┅3┅┅1,但只有二千多元,可以┅┅放┅┅我走吧。”

肥贼∶“二千元是少了点,但还得待我拿到手才放你。不过只有一张卡似乎不合理,应该还有别的,快交出来!”

高贼∶“让我来搜一搜。”一边说一边搜她的外套,摸着捏着,卒之摸到了一张卡片的东西,是藏在外套夹层的。高贼割开夹层拿出来看,果然是一张信用提款卡。

高贼∶“你这臭婆娘,竟敢耍我们。”Maggie知道激怒了他们,心里惊惶不已,不懂如何回应,整个人呆了。

高贼∶“脱衣服。看你还可以收藏什么!”

Maggie∶“不!除了这张卡,真的再没有收藏别的了,请相信我!”

肥贼以刀指着Maggie的颈项说∶“快些脱,不然我杀了你才亲自动手。”

Maggie∶“我脱┅┅我脱┅┅”开始战战兢兢地脱下外套、西裤和衬衣。

两个贼定睛地望着她脱衣服,其实他们早已垂涎Maggie的美色,只是随便找个藉口罢了。直至Maggie只剩下白色的内裤和胸罩,她停了下来,以求情的眼光望着贼人,说∶“脱完了,行吧?”

高贼冷酷地说∶“不,还有内裤和胸罩,要完全脱光,一件不留。”

Maggie急得哭了出来∶“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放过我吧!”除了这一句,Maggie已想不出别的话来,平日能言善辩的本色荡然无存。

高贼∶“我们是劫财,不会强奸你的,若你乖乖的脱光的话,我们便快一些放你。”

Maggie半信半疑,但已没有选择馀地,唯有继续脱下去。于是伸手到背后解胸罩的扣。扣子松开了,但Maggie还是用手按在前面,不想让这胸前唯一的屏蔽物跌下来。

两贼正看得入神,但见Maggie突然停了手,于是催促她∶“缩开手吧,迟早还是要脱的。还遮遮掩掩,再不快手一些的话,我们便把你剥光猪,然后赤条条地绑起来,推到升降机里,让大家欣赏你这个赤裸OL,相信你的同事必定期待已久。”

“我┅┅知┅┅道┅┅了,我┅┅立即脱┅┅了。”Maggie真的害怕他们会把自己裸体示众,便放开双手。Maggie手一松,白色的乳罩随即掉到后楼梯的地上,一个半裸的美丽OL在商业大厦的后楼梯面对着两个男人站定不动,实在是一幅奇景。

Maggie不敢抬头望那两名贼人,因为他们正紧盯着她的乳房。虽然Maggie羞耻得要死,但她不敢再用手去遮掩了。

由于惊恐、紧张、羞耻和不安,加上后楼梯的气温较低,Maggie的乳尖已变硬,高高地耸立着。她的乳房很挺、很丰满,对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来说是值得骄傲的。但这一刻她没有因此而感到半点骄傲,更因为在陌生人前裸露身体而觉得极度羞耻。

肥贼禁不住轻声赞叹∶“很美啊!尤其是那两颗乳头,硬起来特别诱人。”

高贼却毫不迟疑的道∶“把内裤也脱掉吧!是不是要我动手?”

Maggie不敢迟疑,即刻将手移到内裤边,准备脱下去。但心里却犹豫起来∶“连内裤也脱掉,太危险了,他们会否真的放我走呢?┅┅见步行步吧。”

卒之Maggie把身上唯一的衣物也脱下来,只剩下一双厚底高跟鞋和一条脱至足踝像两个布环的内裤,赤裸裸地站在贼人面前,一动也不敢。

两贼看得入了神,由上到下的看了Maggie不知多少遍,而眼神更经常停留在Maggie的胸部和下体。Maggie发觉不对劲,便下意识地合紧了双腿,两手也缓缓从大腿旁边移向前,企图遮掩着裸露着的下体。但高贼却立即以深沉的语气说∶“不要动。”

Maggie随即止住了动作,平日守身如玉的Maggie只好任由得她的身体继续暴露在他人面前,但更难堪是在后楼梯这等公众地方一丝不挂。这一刻她的心情可谓十分矛盾,她既想有人经过,能够为她解围,但又害怕更多人看见自己赤身露体的情况。然而时间也容不得她多想,贼人已经有进一步的行动。

高贼对肥贼说∶“把她的衣服拿过来吧,看看还有没有其他财物。”

又对Maggie说∶“如果给我们搜到的话,便一定叫你好看!”

肥贼将地上面的衣服全都拾起来,但他竟连细小得根本不可能藏着东西的内裤也不放过,对Maggie说∶“缩开你的脚!”Maggie有点犹豫,因为不想连这最后的安全感也失去,但最终还是把两脚踏了出来,让肥贼将她的内裤拿走。现在的Maggie是真真正正的一丝不挂了。

肥贼把Maggie的衣服逐一搜查,先是衬衣、西裤,然后是内裤和乳罩,但没有搜出任何财物。Maggie见状便松一口气,因她恐怕若给他们搜出其他东西来,会激怒他们而对自己不利。

但高贼好象还不大放心,便自己拿起Maggie的外套再搜一次。不一会竟给他在袋口里找到一只金指环,Maggie心里不禁惊叫∶“这不是我刚才洗脸时脱下的么!”

她也来不及想下去,可怕的事情已开始来临。

高贼真的动了怒气,说∶“你这婊子好大的胆。”手上的刀亦举起,作势要刺向Maggie,但他瞬间已平静下来,垂下刀说∶“杀人罪名太重了,还是好好整你一顿吧!”

Maggie听见这话,知道他将会伤害自己,于是也顾不得自己全身赤裸,发劲向两个贼之间的空隙闪身,朝肥贼身旁的楼梯向下逃跑。两贼不料Maggie竟有反抗的意图,便给她占了先机。

Maggie一股劲的往下跑,两贼也紧跟在后,Maggie知道若给他们捉住必定会受到一番羞辱和凌虐,就连自己是全身赤裸也忘记了,只管逃命,希望可以脱离他们的魔掌。

由于案发地点是在四楼的关系,Maggie很快已经跑到了后楼梯的最底层,并且见到通往街道外面的太平门。但Maggie已急得见路便逃,又怎会记得这门的外面是街道呢?当她把门一推,踏出了两三步后,身后的太平门随即自动关上了,Maggie这时才发觉自己原来身处商业中心区的街道上,而且是一丝不挂,全身上下只有一对高跟鞋,乳房和下体都是裸露着的。

这情形实在来得太突然,Maggie不由得惊呼了一声。但更令她吃惊的是,这条街道上有许多过路的途人,而且他们都注视着Maggie的裸体。他们大部份都是穿着上班服的白领,有男有女,从他们惊讶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心里正在想什么。

有人说∶“怎么会有这样漂亮的女人,一丝不挂地在闹市出现?”

又有人说∶“是不是电视台的整人节目,正在偷拍途人的反应?”

其中一位女途人鄙视地回应∶“真是不知羞耻,竟然大庭广众不穿衣服,这样的节目就是给我多少钱也不会做。”

Maggie一时间不知所措,只懂得以双手遮掩她的重要部位。她以右手的前臂去遮挡着胸部,但她的乳房是丰满型的,故此只能仅仅遮住两颗乳头,而大部份乳房的肌肤仍是裸露人前,当她稍为移动的话,深红色的乳头便会惊鸿一瞥地使人眼前一亮。

Maggie同时又以左手手掌遮住自己的私处,但由于手掌所能遮掩的范围始终有限,故仍然有部份阴毛露出来。现在的Maggie虽然三点不露,但这样的裸露姿态配合其面上羞耻的表情,实在比任何三点尽露的脱星更加性感、诱惑和刺激。

面对着注视的人群,Maggie下意识地后退回约离她五、六尺的太平门,想回到门内,避免继续在大庭广众赤身露体,而对门后面的追兵则早已抛诸脑后。

但是当她拉住门柄想开门之际,门却是怎样拉也拉不动,原来这类门的设计是只可以从大厦里往外开,而不能由外面打开的,除非有锁匙。这是基于保安理由,防止街外人随便进入大厦内。可是这度安全门却使Maggie完全绝望,她发了狂似的大力地推呀拉呀,但是门却是原封不动。

Maggie于是用力拍门嚷着∶“开门!开门呀!”她竟然希望门内的贼会开门让她进去,但是门内却没有丝毫反应。

门内的高贼∶“这臭婆娘自讨苦吃,就由得她光脱脱地让人看个饱,我们走吧!”

原来两个贼人刚才几乎追到Maggie,但见她竟走到街上去,便唯有停步,不敢追出去,在门内静观其变。

肥贼∶“我有个好主意┅┅”

全身赤裸的Maggie仍然无助地站在门外的街道上,而且开始有二、三十人呈半圆形的围住Maggie和她身后的门。面对着众人围观,Maggie只能够尽量保持双手的位置去遮住她的乳房和下体,希望将暴露的部份减至最少。

而Maggie亦不敢抬头面对人群,只是低声的说道∶“我被打劫,求你们不要看。”但人群的喧闹却完全掩盖了Maggie的求助声音∶“看她有点似的日本A片的脱星,是不是在拍那些街头裸露的影片?”

“有可能呢,还是别站那么近,小心被拍了入镜。”

“可能附近有偷拍镜头正在偷拍啊。”

“我说她十成是暴露狂。变态!”

“不如借件衣服给她吧。”

“别那么多事,当心被骗上当,成为笑柄呢!”

似乎没有人打算伸出援手,也没有人打算给她衣服遮羞。

Maggie听到那好心人的说话,便顾不得赤身露体,上前去问他借衣服。

“是不是可借给我衣服?”Maggie赤身露体地穿过三数个人之后问。由于在行动时不能保持双手的位置,故此乳头和下体都露出来,被附近的人看得清清楚楚,霎时间场面哄动起来。

“别理那么多,我们快走吧!”在旁的女士急速地拖着那位男士走开了,没有借衣服给Maggie。

Maggie急起来∶“别走,请帮帮我。”但完全没有人理会她,只有许多色迷迷的眼睛看着她,并且专门注视她的乳房和私处。Maggie立即回复本来姿势,以手重新遮掩已经裸露了十多秒的三点部位。

Maggie退到门前,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懂保持姿势不动,避免露出乳头和下体。如是者站了半分钟,人群已增至接近一百人,但他们都保持着与Maggie两、三米的距离,没有人敢上前就近Maggie,全都是远远地观看,对Maggie的裸体评头论足。

在人来人往的商业区中心街道上、百多人的团团围观下,被贼人脱光衣服的Maggie已经赤裸裸地给群众看了接近半分钟,被众人视奸的Maggie,实在羞耻得想死。

向来衣着密实的Maggie,连稍为暴露的衣服也不会穿,即使穿裙子也只会露出小腿,但现在竟然一丝不挂、纤毫毕现的被众多陌生人看光,其感觉的确比死还更难受。这一刻的Maggie只期望有一点布碎或是一张旧报纸,可以给她屏蔽身体。

突然Maggie身后的门开动了,Maggie立即转身想进内,但门只开了少许便不再动,原来门是高贼开的,他透过门隙对Maggie说∶“想入来的话便要听我们的话,不要反抗,明不明白?”

Maggie一心只想离开这个环境,便一口回答∶“我什么都依你,只要放我进去。”

高贼恐吓说∶“要是你有少许不合作,我便叫你继续在外面赤裸地让人看个饱,若有人报警,到时说不定连记者、电视台也会来到,你的裸照和片段必定成为明天的头条新闻,‘OL一丝不挂,闹市裸跑’一定很吸引。”

Maggie∶“我一定合作。”

于是高贼便拖着Maggie那只掩住乳房的手步出门外,走到人群中间∶“各位请冷静,不要惊讶,我们是成人电视台的节目制作组,今次是想观察人们在公众地方看见裸女的反应,所以特别邀请了这位演员在闹市脱光衣服,请大家不要报警,避免报假案。你们看,里面的正是我们的摄影师。”摄影师正是楼梯口的肥贼。

高贼对Maggie说∶“小萱,是不是?”Maggie不懂如何回答,只是默默的点了头。

因为高贼捉住了Maggie的手,现在她的乳房和乳尖都完全裸露在众人面前,又由于Maggie一直也用手遮掩着胸前,以致许多人根本看不到她的乳尖部份,故现在人人都看得入了神,紧盯着Maggie那对已经勃起变硬的乳头。而Maggie也只好忍耐着,希望尽快解决事情,可以快点回到大厦内。

但高贼似乎还要多羞辱Maggie一会,说∶“戏已然做完了,不用再装作害羞了,缩开手让大家可以清楚欣赏你美丽的裸体吧!”他一边说,一边用拇指和食指玩弄着Maggie的乳头,最后更轻微用力地捏住不放。

Maggie虽然千万个不愿意,但仍听话地移开遮掩下体的手,让耻毛也暴露在围观的人面前。但Maggie实在太紧张,以致她的双腿合得紧绷绷的。一个外表害羞的女郎全裸地站在闹市任人观看,在场每个人都感到非常刺激兼不可思议。

被众人注视了十多秒后,Maggie开始焦急了,轻声的问高贼∶“可以回去了吗?”

高贼加强了捏乳头的力度,说∶“再出声的话,便等记者来救你吧!”

这句话令Maggie完全被动,不敢有任何要求了。只能继续接受高贼的凌辱,直至他满意为至。

其实高贼也害怕有警察或记者来到,所以只打算玩多一会便离开。他轻声对Maggie说∶“最后一关,完成便准你回去。”跟住对群众说∶“现在是最后一个环节,我们的裸体女郎小萱想找个观众在她的屁股上题上‘暴露狂小萱’以作留念。”

高贼从口袋里拿了一支麦克笔,对Maggie说∶“快拿着笔去请观众替你题字吧。”

Maggie伸手欲接过笔来,但高贼原来还有更绝的方法令Maggie难堪,他说∶“不是用你的手拿,弯低腰吧!”语毕,即按着Maggie的背脊使她的上半身向前俯伏,而屁股则高高地抬起,然后高贼使Maggie背向人群,让围观的人可以清淅看见Maggie的肛门及两片阴唇。当群众看见Maggie这样的裸露姿态后,霎时间哗声四起,场面亦哄动起来,不少站在后排的人更把颈子伸得长长,希望能看得清楚一点。

高贼跟住把麦克笔放在Maggie的阴部上,但不是插进去,而是用阴唇把笔夹住。然后对Maggie说∶“就这样子行过去,邀请观众替你题字吧!”

面对这样的耻辱,Maggie几乎要哭出来,但她又不敢反抗,只好强忍着内心的羞耻感,裸露着阴部行近其中一位男观众,然后把夹住笔的阴部抬起,鼓起勇气说∶“请替我题字好吗?”

由于要如此近距离让众多陌生人看自己的阴唇,Maggie已经羞得不敢开眼,只是合上眼等待这难堪的时刻能尽快熬过去。

那位观众实在有点受宠若惊,因他做梦也想不到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一个美女在他面前全身赤裸,甚至连最神秘的地方也看得清清楚楚。但他总算清醒过来,懂得伸手去取那被Maggie以阴唇夹住的笔,而且还乘机用手指头触摸Maggie的下体。本来他是不需要接触Maggie的身体便可以取到笔的了,但他却故意先用左手的拇指和中指把Maggie的阴道擘开,乘机看一看她阴道内的风光,然后才用右手去提起笔来。

他身旁的人都看得着迷,恨不得也伸手去探一探Maggie的秘穴。

被一个陌生男人触摸自己的阴部,Maggie的自尊心已经崩溃了,卒之流出眼泪来,这是她自十五岁以后,再一次流泪。

难过的事情终于捱过了,那人在Maggie的左边屁股写上“暴露狂”,而在右边则写上“小萱”。

Maggie如释重负的拿着笔回到高贼那里,但她没有说半句话,只以无助可怜的眼神求高贼可以让她回大厦内。

高贼亦知道时间拖得太久会有麻烦,打算让Maggie返回大厦里面,于是大声说∶“今天的节目已经OK了,谢谢各位,请散去吧!”

但是人群却不愿意散去,始终一个裸女在闹市出现是难得一睹的,比起看色情片的女星脱光衣服刺激得多。

高贼则拖着Maggie步向太平门,Maggie是期望着进去之后,贼人会让她穿回衣服与放她走,但其实高贼心里是想在后楼梯中继续凌辱Maggie的。Maggie又何尝没有想过这可能性呢?但她宁可在室内的隐密处被贼人凌辱也不愿意继续在众目睽睽之下裸露身体,所以她只求能够尽快回到室内。

(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