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疯狂暴露 >

连身裙下的赤裸胴体

时间:2022-06-27 14:5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一个炎热的周末黄昏,学明和老婆美娟去完西页游水后搭巴士回家,由于巴士上挤满回家的泳客,两公婆都找不到座位,只好并排站在巴士的下层。

巴士开动后,学明见身穿一件无袖印花连身裙的美娟正抬起右手握着头顶的扶手,从没剃毛习惯的她,腋窝下露出大堆鲍鱼擦似的腋毛,学明见到老婆的丑态于是想叫她将手放下来。但就在这个时候,学明无意中从连身裙的阔大袖口望入去,吓然发现老婆竟然与戴胸围。原来美娟游完水后返回更衣室换衫时才发觉忘记带替换的内衣裤,由于身上的泳衣淋,如果将连身裙套在泳衣上只会把淡黄色连身裙弄湿得半透视,看起来会很碍眼,因此她把心一横把泳衣脱去,这时她的连身裙内是完全真空。

虽然学明和美娟已经结婚四、五年,美娟身上每寸肌肤都早已被学明睇过、摸过,但在迫满人的巴士上看到老婆春光乍泄,学明还是感到一份莫明其妙的兴奋,他见美娟右边就只有他一人,心想不会有无其他人睇到美娟走光,所以并没有提醒她,继续默默地穿过袖口偷望入去。

游完一日水的美娟,一身肌肤都晒得红卜卜,唯独是被泳衣覆盖的部位还保留着奶油般雪白,在古铜色的肌肤衬托下,白雪雪的乳房显得特别显眼,那颗枣红色的乳头因为没有胸围的保护所以早已被连身裙摩擦得发硬凸起。

正当学明睇到暗自偷笑时巴士刚好转弯,美娟在离心力带动下身体略为向前倾下,宽松的连身裙亦随之而荡开,学明从袖口可以一直望到落她的三角地带,她的耻毛就如腋毛一样密麻麻的长了一大片,那堆原本是乱草似的耻毛因为游完水后还没完全干透,如今变得贴贴服服的黏在三角地带上,学明不禁睇到狂吞口水。

由于塞车的关系,美娟长时间用右手握着头顶的扶手,只感到右手越来越疲倦,所以与几耐之后就换了用左手握着头顶的扶手,站在她左边的男人其实早已留意到学明一直眼甘甘的望入她的袖口,猜想得到袖口内必定暗藏无限春光,如今见她换了手,自然是把握机会望入去。

学明根据刚才的经验,知道老婆的乳房甚至连耻毛,都已被那人看得一清二楚,他不禁怒气冲天,恨不得一拳打过去,不过他平心静气再想一想,有人偷窥他的老婆证明她够吸引力,他反而因为娶到一个靓老婆而感到自豪,他心想反正老婆被人望几眼又不会被睇蚀的,所以索性大方一点任他望到够。

由于一路上学明并与和美娟交谈,因此那人以为学明和他一样只不过是个无意中窥见靓女春光乍泄的幸运儿,所以纵使学明望着他,他亦肆无忌惮的继续偷窥,当他睇到流晒口水之时还竖起手指公偷偷地向学明打手势大赞美娟身材好,搞到学明又好嬲又好笑。

巴士去到彩虹后,学明和美娟本来还要转地铁才可以返到屋企,但美娟因为肚饿了,两人于是先在附近找间餐厅吃晚饭,学明一边食一边想起刚才临落巴士前对美娟叫了一声∶“老婆,落车啦!”后的情形∶那个男人发梦都想不到一路上和他一起轮流偷窥美娟的人竟然是她的老公,那人即时愕然得目定口呆,如今学明回想起那人当时的滑稽表情还是忍不住阴阴嘴笑起来。

美娟见老公一边食饭一边笑,于是问他发生了甚么事,学明将美娟在巴士上走光的事讲出来后,美娟立刻羞得眼泛泪光。学明为免美娟在大庭广众之下哭出来,唯有好言安慰,搬出了那套如果老婆不靓也不会有人偷窥的理论,由于喜欢被人称赞是女人的天性,因此美娟好快就被学明哄得破涕为笑。

在学明眼中,美娟这种又哭又笑的表情看起来特别娇俏,学明见台布的长度足以垂下来盖着大髀,加上附近几张台都没有人,于是在台底下踢甩凉鞋伸脚过去揩擦美娟的小腿,虽然美娟吓得立刻合上大髀,但学明并无因此而退缩,继续伸脚顺着美娟的小腿穿入连身裙内,然后将脚晾在美娟的大髀上以脚趾拨弄着美娟的浓密耻毛。

学明的挑逗令美娟感到双脚发麻,大髀亦不知不觉地张开了,学明于是将脚伸入美娟大髀之间,并以脚趾公顺着美娟的阴唇来回摩擦,好快学明就感到脚趾公湿淋淋的,可想而知美娟的阴户已经渗出大量淫水。

与此同时,学明已用脚趾公找到美娟的阴核位置,他以脚趾公轻轻一按,美娟随即有如触电般全身发抖,并且本能地想呻吟一声,但身在餐厅里的她当然是不敢叫出来,唯有赶快放下刀叉用手掩着嘴,但正因为这个原因,美娟不小心将刀叉都掉到地上,学明于是假扮帮美娟拾回刀叉,乘机爬进台底里。

由于学明两公婆坐在餐厅的暗角位,所以无人留意到台底下正在上演一场生春宫,当学明爬进台底后,便立刻埋头在美娟的大髀之间,虽然刚才他以脚趾公挑拨过美娟的阴唇,但由于阴户里涌出了大量淫水,脚趾的臭味已被淫水的趐味所掩盖,学明一边舔着美娟的阴户,一边伸手入裙内顺着她的胴体摸到上心口搓弄着两团饭碗大的乳房,美娟本来想阻止学明,但又怕阻止他时会引起其他人注意,只好任由学明为所欲为。

美娟环视餐厅四周,虽然暂时没人望向他们这边,但她还是担心迟早会被人发现,不过在这份担惊受怕的心情下受到学明舔吮抚摸却令她感到一份前所未有的刺激,她的心跳渐渐加速,双脚不受控制地一开一合的夹紧学明的头,好快就被学明舔到高潮叠起。

当学明从台底爬出来后,美娟见他脸上沾满自己的淫水,于是赶快打开手袋找纸巾给他抹面,谁不知今次她又因为太过手快,所以又不小心的将手袋掉到地上,这时学明阴阴嘴笑着向她打个手势示意轮到她爬入台底。

美娟受到刚才高潮的刺激,深深体会到那种偷偷摸摸的乐趣,于是毫不犹豫地就爬入台底替学明解开裤炼,再用手指撩开内裤将学明那条早已硬得发烫的肉肠抽出来。她先伸出舌头舔着学明的春袋,同时又用手握着肉肠疯狂地套弄几十下,之后从春袋开始顺着肉肠舔到龟头,她以舌尖围着龟头打了几个圈后就张开嘴一口把肉肠直含到底,这时学明也伸手到台底捉着美娟的头一上一下的推动令肉肠在她嘴里一抽一插。

正当学明享受着美娟的吸吮时,忽然有个待应走过来收拾空碟,并且问学明要甚么餐饮,学明随口说要杯咖啡,但待应还没离去,事关他记得学明和老婆一起来,他以为美娟去了洗手间,所以叫学明代她叫餐饮。

“我老婆夜晚无论饮过咖啡或奶茶都会睡不着,她去了对面街的上海饭店饮‘豆浆’。”

正当学明扮作若无其事的回答待应时,台底的下美娟仍旧出力的吸吮学明的肉肠,学明终于忍不住打了几个冷震,在美娟嘴里射出一大泡人造“豆浆”。

学明为免令待应起疑,于是说∶“哗┅┅这里的冷气真厉害,吹到我打晒冷震,说起来我老婆都应该饮完‘豆浆’了,我也不要餐饮啦,你帮我结帐吧!”

【完】

后记∶

写这篇小说的灵感是来自今个夏天的一次亲身经历,那日游泳后坐巴士回家时,的确见到一个身穿没袖连身裙的女人。当时我留意到站在她另一边的男人不停从她袖口望进去,后来那男人知道被我发现了,竟然向我竖起手指公,又向我打眼色叫我也从袖口望进去。当我望进去时,发现那女人的连裙身之内竟然是完全真空的,不但可看到乳头,每当巴士转弯她的上身被带得向前倾时真的连阴毛都看得到。

不过那男人和我一样都只是无意之中大饱眼福的巴士乘客,并非那女人的老公,而小说后半段说两公婆在餐厅里爬在台底口交的情节也是虚构的。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