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补习生

同性情色   2022-09-27   

新一辑女同性故事,希望大家喜欢,请多多指教。

(一)

陈慧琪,在香港一间中学念中七。经过漫长的苦读和恼人的公开试,终于可以享受长达三个多月的悠长假期。对于成绩极佳的她,这段时间又成为她赚取零用的黄金期。慧琪自中六就开始她的补习生涯,不少亲戚朋友的子弟都成为她的学生。

由于慧琪将大部份的时间都花于书本上,而且性格内向害羞,到今时今日,还未交到男友,再加上班上的男生都因慧琪在学业上太过出众,不敢展开追求。

其实慧琪长相绝不输蚀,眉目清秀,小嘴殷红丰满,瓜子脸儿,长发秀美亮丽,衬在皓白嫩滑的皮肤,更是耀眼迷人。身高一百七十公分的她,拥有一双洁白长腿,微翘的屁股,纤细的腰肢,和诱人的双峰。

这天,慧琪应邀到将军澳某公屋单位替人补习。香港夏日天气闷热潮湿,身穿纯白紧身上衣,过膝牛仔裙、米色露趾凉鞋的她,在阳光曝晒之下,不免两颊微红,香汗连连,一面走,一面揩汗。终于,在那单位前停下,按了一下门铃。

开门的是个少妇,大约二十六、七年纪,颇具姿色。

“请问你是┅┅?”少妇问,面带微笑。

“你好,我叫Vicki,来和小敏补习的。”Vicki当然是慧琪了。

“原来是老师啊,请进来吧。”少妇又笑了一笑,把铁门开了。

慧琪看见门外放了两双鞋子,正要询问,那少妇已先开口∶“不用脱了,反正我待会才扫地,就这样吧。”

“那也无妨。”慧琪顺势入了屋内,地方虽少,却也整齐洁净,一尘不泄,还有一股甜甜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

“话说回来,Vicki妹妹,你叫我阿芬就好,绝对不要叫什么伯母、什么太太之类,很碍耳的,好吗?”

“当然可以了,”慧琪笑答∶“而且我看你也很年轻的吧?”

“是吗?”阿芬给逗得格格地娇笑∶“那你猜一猜我今年多大?”双手叉着腰,把胸部向前一挺。

慧琪细心打量她,唇红齿白,眉眼如画,及肩秀发黑啡相间,光滑柔顺。身穿淡黄松身上衣,看不清她的身形,只见胸前两处微微凸起,腰下一条浅灰贴身短裤,那两条粉腿晶莹洁白,充满成熟女性的美妙线条,动人心魄。脚踏黑色人字拖鞋,脚趾白嫩柔软,幼滑纤美。同是女子的慧琪看着如此美女,觉得心底有股冲动,又隐隐有种莫名兴奋,但具体是什么,她自已也说不上。

慧琪注意到阿芬询问的目光,便道∶“我看最多也是二十四吧?”

阿芬又掩嘴笑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充满屋内。

“妹妹真会说笑。我的女儿也十四岁了,你说我十岁生她的吗?”

“那么你到底┅┅?”

“我嘛┅┅嘻嘻┅┅”阿芬用手比了个“三”字和“二”字。

“骗人,不可能的啦!”

此时,一把清脆的声音抢着说∶“是真的啦,难道身分证也是假的吗?”

慧琪一看,一个清秀脱俗的少女,手执张咭片似的东西,扬了一扬,似笑非笑的,也正看着自己。

“小敏,不要失礼,她就是你新的补习老师Vicki,还不叫人?”

“都说过多少遍了,我不要补习,反正我不是读书材料嘛┅┅”小敏斜眼看着慧琪,打量一番,又说∶“罢了罢了,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懂不懂?”

“你这┅┅”阿芬给她气得瞠目结舌,叹了口气后,转而对慧琪道∶“你看嘛,小敏就是这副德性,如果你不愿意帮她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的啦。”

“没关系,最重要是小敏喜欢嘛,是不是?”最后这“是不是”是对着小敏说的。

小敏一言不发,放下了妈妈的身分证,走进房内,边说∶“快一点啦,我很忙的啦!”

慧琪与阿芬相视一笑,跟着进了房内,带上了门。阿芬满意的笑了,继续她的工作。

小敏在书桌旁坐了下来,向墙边的椅子指了一下,笑嘻嘻的望着慧琪。慧琪会意,把那椅子拉了过来,和小敏并肩坐着。

“小敏,有什么功课或测验不懂的吗?”

“有当然是有,但今天没有什么心情。”

“那么,把书给我,我详细的教你好吗?”

“随便你吧,书包在那里,你爱怎样便怎样。”

慧琪没好气,把床上的书包拿了过来,将那数学书翻开,问道∶“哪个题目是你最想我教的?”

“从头开始吧,反正我什么也不懂,但在这之前,请脱下你的鞋,别弄污我的房间。”

“也好。”慧琪叠起双腿,脱了一只,又同样的脱了另一只,把那鞋放在一旁,又坐了下来∶“这样可以了吧?”

小敏盯着她的赤足,晶莹白滑,曲线曼妙,只觉世间美腿不过于此,竟忙了答话。

“怎么了,我的脚有什么不妥吗?”慧琪摸着自己的小腿笑问。

小敏那张粉脸变得通红,别了脸不看她。

慧琪此时才发觉这少女五官标致,青春可爱,和那日本女星深田恭子有几分相似,连身材也同样的丰满,尤其是胸前两颗,挺拔异常。黑色短裙外,两条雪白滚圆的腿,亦令人爱不释手。

“好了好了,笑也说完,我们开始吧。”慧琪忙打圆场。

(二)

小敏偷瞄慧琪,见她嘴角含笑,和颜悦色的看着自己,相信这美貌老师并无嗔怒,不禁舒了口气∶“好吧,但不要教得太快,我怕跟不上。”

慧琪笑道∶“这个自然。来,我们先看这条如何?”说着往书上一指。

“好┅┅”小敏含糊应道。慧琪便开始授课。

小敏的目光停留在慧琪纤白修长的玉手上。那凝脂白玉般的手背,浮现出数条细细的静脉,其肌肤的幼嫩程度,可见一斑。由于房间甚是狭小,两女孩又靠得极近,加上天气闷热,一阵阵甜腻腻的少女体香自慧琪身上源源渗出,钻入小敏的鼻子内,把小敏薰得头晕脑胀,对于慧琪耐心的教导,自是左耳孔进,右耳孔出了。

“怎样,懂了吗?”慧琪问道。此时,小敏正欣赏着慧琪一双骨肉匀称的玉腿,那小腿曲线玲珑,雪白嫩滑,就连她的脚背、脚丫、脚趾都如此美妙可爱,令人叹为观止。小敏全神贯注的看,对于老师的提问,竟充耳不闻。

“小敏?”慧琪提高了嗓门道。

“什┅┅什么事?”小敏嗫嚅道。

“我在问你懂不懂呀?”

“懂┅┅一点点┅┅吧┅┅”小敏这女孩,也不懂看情况,目光还放在慧琪那些柔软嫩滑的小脚趾上。

“小敏?你在看什么呀?老师要生气了。”慧琪秀眉微戚道。

其实,慧琪完全没有恼怒这个娇俏可人的少女,反而有种飘飘然,心痒痒的感觉。慧琪童心大增,想戏弄一下小敏,所以佯嗔诈怒,叫她尴尬,看她如何反应。

“不、不┅┅没有看呀。”

“还在装?你在偷看我的腿是不是?”

“没、没有啦,是误┅┅误会啦┅┅”小敏万没想到她一语道破,只好支吾以对。

看见小敏如斯慌张,慧琪心里暗暗好笑,装模作样的问道∶“老师的腿真的那么好看吗?”慧琪把右腿抬高,小腿往上一放,横架在左大腿上,动作十分夸张,但又很缓慢,裙里的旖丽风光,给小敏看个一干二净。

“小敏,老师和你说话啊┅┅”慧琪变本加厉,爱抚起自己的腿来,一双玉手在两条光滑美腿上游走,还伸入裙内,给那丰满大腿一点慰借。

此时,小敏已羞得满脸通红,小嘴微扁,看着身前天使般的老师双目微闭,嘴角含春,在干着那令人血脉沸腾、魂为之销的勾当,只感全身灼热无比,喉头发干。小敏把手放在大腿之间,用力一夹,再翘起双腿,小指头在神秘地带飞快游动∶她竟然在慧琪面前自慰起来!

这一切全看在慧琪眼里,令她欲念如江河缺堤,一发不可收拾,索性豁了出去,把裙脚一拉,直到腰际,完美的玉腿,暴露在空气之中,纤纤玉手滑进那小得不能再小的,沾满汁液的粉红小裤中,熟练、飞快的弹奏着迷人的曲调。在炎热的天气中,两名绝色少女在对方的贪婪视线之下,销魂蚀骨的呻吟之中,给予自己身体最强烈狂猛的刺激!

就在她们准备到达情欲的顶峰之际,突然有人敲门┅┅“妹妹,小敏,什么事呀?这么吵的?”阿芬道。

就这么一句,把慧琪和小敏吓得魂飞天外,慧琪忙把手抽了出来,一阵淫香弥漫房内。

“小敏?没问题吧?”阿芬又道。

“没事没事,打呵欠吧了!”小敏忙道。

“你这丫头┅┅真是的。”阿芬自言自语走开了。

房内,慧琪和小敏四目交投,“格格”的笑了起来,又怕阿芬听到,忙用手掩口,把自己的浪水都沾到嘴上,忍不住又笑。良久,慧琪正色道∶“小敏,今天的事要绝对保密,否则的话┅┅”

“我晓得,我一定不说。但有个条件。”小敏狡猾的笑道。

“唉,你就说吧,只要不是要我的命就行。”

“要你的命?我如何舍得?”小敏笑道,在慧琪耳畔说道如此如此。

“你想的美!”慧琪笑着推开她,用脚轻轻踢了她的小腿一下。

在慧琪滑嫩美腿一碰之下,小敏突然满脸通红,垂下头,不语。

慧琪感到奇怪,正要询问时,一阵清新的少女香气霎时袭来,慧琪才恍然大悟。

原来适才肌膏相亲,加上之前激烈的手淫,小敏抵受不住,竟而泄身,小穴泊泊流出又白又黏的蜜汁,芳香四溢,中人欲昏。

慧琪不忍她如斯狼狈,在她耳边絮絮低语,小敏转忧为喜,眉花眼笑,在慧琪颊上亲了一下。

(三)

慧琪笑道∶“小色鬼,怎可这么胡来?阿芬还在外面啦!”说着在小敏的大腿捏了一下。

小敏眉眼如丝∶“我不管啦,你把人家那里弄得这么┅┅这么脏,快给人家想办法啦,别给妈妈知道。”

“这个容易。只要你肯的话,五分钟就办妥了。”

“怎样怎样?快告诉我嘛!”小敏一脸哀求的神色,握着慧琪的手不住地摇晃。

慧琪笑道∶“这是你的房间嘛,换过一件新的不就行了?”

小敏咭的笑了∶“你才是色鬼!想看人家的那边,你这好色老师!”

“哪么该如何处理?你说说看。”

小敏柳眉微戚,想了一会,说道∶“换就换吧,可你别要偷看。”

“有什么关系嘛,老师也是女生,不要紧,把它脱下来吧。”

“不要┅┅那么┅┅那么丢脸┅┅”小敏双腿靠紧,两颊通红,更增艳色。

“来嘛,不快点的话,***妈要进来了。”

“那样┅┅好象不太妥当┅┅”

“真没办法。老师代你脱好不好?”一双妙目投以询问的神色。

小敏看着秀美的老师,不禁心神荡漾,那潜藏在心的欲念轰然爆发,恨不得马上扑进她的怀里,享受这粉雕玉琢的胴体。转念一想,如此一作,岂非成为女同性恋?但慧琪的姿色确是世间少有,方才不由自主的瞧她的身体,已感血脉沸腾,而在她面前,竟控制不了自己,放荡地手淫,如果再在她面前暴露自己最秘密、最宝贵的处女禁地,真不知会发生何事,唯一可肯定的,就是那里将会流出又白又黏的汁液,一股一股的流┅┅

慧琪见她呆呆出神,想吓她一下,瞄准她那对呼之欲出的浑圆大奶,把俏面移近,在她左乳乳尖用力舔了舔,小敏“呀”的叫了一声,望见左胸上湿了一大块,而在旁边,眉花眼笑的慧琪,从下而上的目光正看着自己。

小敏心想道∶‘一定没错,她肯定想和我干┅┅干那个┅┅管它什么女同性的,先做了再算,反正┅┅反正那里正痒得要命┅┅’

“怎样?要不要脱呀?”慧琪双眼半闭道。

“快┅┅快给我脱啦┅┅我受不了啦┅┅”

“呵呵呵┅┅”慧琪抬起她两只白滑玉腿,又摸又捏,不时往腿上吹气,灵巧湿润的香舌在小敏的大腿、小腿、脚背游走,只把小敏弄得心痒难搔,唯有隔着外衣,揉玩自己最引以为傲的丰满柔软的大奶。小敏的乳首早已兴奋得发硬勃起,此时再加拨弄,更是硬上加硬,纵使有奶罩和外衣的覆盖,那两颗小豆还是凸了起来,那模样性感极了。

小敏的腿又香又滑,充满弹性,脚趾白里透红,圆润滑溜,脚背犹如凝脂白玉,并无半条凸起的根脉,慧琪握着一只脚掌又亲又嗅,爱不释手,玩了半晌,终于按捺不住,张口吸啜起那犹若无骨的脚趾来,一只一只的吸着,“雪雪”有声。

小敏几时得尝如此挑逗?自然面红气喘,娇声呻吟,翻起自己的短裙,露出两条粉嫩大腿,挽着内裤的边,把它直褪至膝弯处,一股浓烈的气味,自她的神秘极地源源渗出,甜甜的带点腥腥的味道。

小敏颤抖的手伸向阴部,掰开那片粉红色、沾满浪水的娇嫩阴唇,淫猥的说道∶“老师,替小敏舔一舔这里好吗?”说着把另一条腿从内裤抽出,脚掌踏在椅上,那鲜嫩多汁的少女下身便完完全全暴露出来。

慧琪不料她有此一着,心下狂喜,把小敏的内裤全脱了下来,细心地欣赏这小淫娃发育中的嫩穴。只见个胀胀的水蜜桃,中间一条细细的裂缝,两边各一片粉红色薄薄的小阴唇,色泽鲜美,大阴唇略厚而丰满,稀疏带光泽的阴毛,给淫水沾湿了,贴在小穴上端,形成绝妙的画面。两片肥肉的交汇处,一颗发硬的肉芽直挺挺的,美妙可爱,令人欲先啖而后快。

“小敏,老师要来了。”

“嗯┅┅要慢慢的喔┅┅”

慧琪先从她的阴阜四周,彻彻底底的舔起,那些嫩肉很柔软,混着刚泄出的淫水,和阴部独有的骚味、汗味,从鼻孔吸入淫荡之极的气息,小敏销魂蚀骨的吟叫,都令慧琪兴奋无比,百忙中伸手入裙内,一面吮吃小敏的淫穴,一面激烈爱抚自己火热的阴唇和阴蒂。

从下身传来的强烈快感,充斥了全身上下,小敏表情似是万分痛苦,其实十分舒畅受用,四肢百骸都爽得透了,双手按着慧脑后,把她的粉脸往自己下身挤压,寻求更高乐趣。

慧琪会意,把重点放在两片滚热的阴唇之上,吸啜亲吻,来回拨动,用沾了自己淫水的手,按摩着阴阜的肥肉,伸出香舌,钻进那未被开发的圣地,舔那湿滑肉璧,小敏乐得忘了形,“呀”的一声叫了起来,臂部和两腿不住摆动,脚趾用力地屈曲,小腿收缩得肌肉也凸了起来。

门外的阿芬闻声大感好奇∶“怎么又叫了?这两个丫头在房里干什么呀?难道┅┅”这次却不敲门,贴耳在门上倾听,听到女儿恣意淫叫,吓得差点叫了出来∶“她们在┅┅在做那个不成?不会吧?”阿芬面红耳赤,不知如何是好。

慧琪见小敏也差不多了,便改为舔弄她最敏感的阴蒂,上下左右,仿似狂风扫落叶般,全力把玩,只把小敏弄得死去活来,浑然忘我,更用力地揉弄自己两团肉球。

舔得三十来下,小敏突感下身不由自主地剧烈收缩,每缩一下,便有一大滩白白的汁液喷出,直喷了十多次方止,那美妙感觉真如升了上天一般。慧琪闪避不及,硬生生的吞了几口淫水,面上、头发亦沾了不少。

小敏闭上了眼,不住喘气,忽觉有人摇晃自己的腿,张眼一看满面淫液的老师,不禁放声娇笑。慧琪心中有气,扑了过去,紧抱小敏,把脸上的汁液全擦在小敏丰硕的胸前,逗得小敏“吃吃”的笑。

“看你还敢不敢笑我?”慧琪发现她凸起的乳头,用力地捏。

“唉呀┅┅这么粗暴┅┅不要嘛┅┅”

“快脱光给我看,不然我捏死你。”

“唉哟哟┅┅把人家看光了,还敢这样说?要脱就一起脱!”

“脱便脱,怕了你吗?”

两女飞快的把奶罩、内裤、裙子脱了个精光,互相凝视对方的胴体。

(四)

小敏目不转睛地看着慧琪高耸柔嫩的乳房,那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上,一双鲜红欲滴的小乳头硬硬地凸起,乳首中间微微凹入,乳晕大小适中,可亲可爱。

奶子下那平滑的小腹、修长而线条动人的玉腿、无瑕的脚背与白里透红的性感脚趾,还有那漆黑森林覆盖着的极秘之地┅┅一副足以令任何男性发狂的胴体,居然对同性的小敏产生一致的效果。

如今她再也没有顾虑之意,一把搂住慧琪柔若无骨的裸身,着手之处又软又绵,温香滑腻。小敏和慧琪两对丰满的乳房互相紧贴、挤压。

“吻┅┅吻我┅┅”小敏呼吸急速,媚眼半闭。

“吻哪里呢?屁股?大腿?还是你的大奶┅┅”

慧琪未说完,小敏已用香吻封了她的嘴,还把舌头伸入她口内搅动。慧琪也不甘示弱,火热的香舌和小敏的交缠博斗,两女吸啜对方口中津液,“雪雪”有声。

拥吻之馀,小敏双手在慧琪弹力十足的屁股上游移,又搓又捏,慧琪一手抚摸小敏的秀发,另一手却在她玉背上活动。两个蜜穴流出的汁液,沿腿而下,小敏的脚掌之间已湿了一滩。小敏拥着慧琪上了床,激烈的又吻了起来,两女的大腿也在对方的湿穴上施压抵磨,快感剧增,淫水如缺堤而出。

又吻了一会,小敏轻轻推开了慧琪,要她平躺床上,双腿并合,向上微曲。

“怎么啦?小鬼?”慧琪娇笑道。

“还用问吗?”小敏试着张开慧琪的腿。

“不行不行!那里不可以!”慧琪双手乱摇。

“哼!你不是看光了我吗?现在到我了,快给我看!”小敏用尽吃奶之力,终于把腿给张开了。

“呀┅┅不要看┅┅”慧琪羞得双手掩面了。

“咦?”小敏面上淫笑顿消,变成惊讶的表情∶“这┅┅这是什么东西?”

“我┅┅不┅┅”

“你、你怎会有那话儿啦?难道你┅┅”

“不┅┅不是啦!那是阴┅┅阴核。”

“那东西怎会有这么大?足足凸出半寸有多。”

“我也告诉过你不要看嘛,这么羞人┅┅”

“嘿嘿,其实它也蛮可爱的,光秃秃,又红又硬,如果再大一点就更好。”

“有┅┅有什么好啦?”

“可·以·操·我!”小敏两腿向外一分,把两瓣阴唇撑开,露出粉红色,湿湿的肉穴,淫猥的道。

慧琪死死地看着近在眼前的处女嫩穴,觉得自己的下身又胀了几分,不其然用手握着那阴核上下移动,直如打抢一样,另一手的食中二指在肥厚胞涨的淫穴内抽插,看她纯熟的手势,绝非首次如此手淫。小敏又惊又喜,捧起自己的奶吻起来,吸那发硬乳头,修长的手指又在小穴进进出出。

玩了一会,小敏上前握着慧琪的手,向自己的小穴进发,同时边替慧琪“打抢”,重复的一上一下快速活动,慧琪爽得大声浪叫。小敏见机不可失,小嘴把慧琪凸出的寸来长阴核含着,用舌技猛攻,把那女性最敏感的性地前前后后舔个彻底,慧琪爽得不住打颤,汗水如豆般大,呼吸极之急速,面红耳赤。

“好┅┅好棒┅┅小敏┅┅”慧琪标致的面孔,首次浮现出淫荡的表情。

小敏啜吸得更努力,又向慧琪的玉腿、乳房、小腹、蜜穴等敏感部份攻击。

良久,慧琪娇喘一声,肉洞有规律的收缩了几下,泄出一股一股浓稠带腥的乳白汁液,把床弄湿了好大一块。

慧琪倦极,闭起双眼喘气,胸口一起一伏,雪白的肥大奶子上,沾上一滴一滴香汗。

数分钟后,慧琪感到左乳痒痒的,一看之下,不禁吓了一跳∶“怎┅┅怎会是你?”

(五)

“好可爱┅┅这光泽、弹性┅┅”那女子在慧琪的丰乳旁一边轻抚一边道∶“年轻真好呀┅┅”托起一只软绵绵的奶子吻了又吻。

“妈,说好了一起玩的嘛,我也要吃她的奶!”小敏努起小嘴,走过来品尝另一只趐奶。三名美女在狭小的房内覆雨翻云,一室皆春。

慧琪给这对母女弄得飘飘然的,也不去理会阿芬何时加入战团,两手分别把玩着她们硕大的乳球,挤弄揉压,不一而足。小敏像个婴儿般细细吸啜那粉嫩樱桃,由于妈妈也玩在一块,此时全神贯注的吸食,发出极大的声浪,这令阿芬更感刺激,玉手移向女儿的下体,给她手淫。

小敏身子微震,一看之下吃了一惊∶“妈┅┅你疯了吗?我是你的女儿┅┅呀┅┅”乱伦的禁忌加上妈妈春葱般细长灵活的手指,给她带来前所未有的顶级快感,只想妈妈就这样永远弄自己那片嫩肉、嫩芽。

“怕什么?你这洞儿也是妈妈给的,给妈妈玩一下也不行吗?”

“妈┅┅慢┅┅慢一点┅┅我受不了啦┅┅呜┅┅”

“是吗?你自己弄的时侯好象更快啊,例如昨天在房里┅┅”

“你┅┅你看到了?”

“你这小色鬼不也常偷看我和你爸做爱吗?胸部和大腿也看光了,是不是?

这叫做恶有恶报┅┅”

“不要说啦┅┅”小敏哀求,而淫水随阿芬的手指点滴洒出。

一听之下,慧琪的欲火也给这淫贱的母女燃起了,叫道∶“怎么了?不用理人家啦?”向阿芬抛了一个媚眼,骚劲十足的道∶“想不想尝一尝这里呢?”把大腿张开,粉红的肉璧和凸出的肉芽性感非常。

阿芬一笑∶“来来来,我们换个姿势!”

慧琪坐在床头,脚掌踏在脚褥上,双腿大张,玉手把阴唇向两旁拉开,肉洞色呈深红,淌着白色的汁液,淫笑着。阿芬则跪在床上,把头凑向慧琪下阴,圆滚滚的屁股翘起,那模样像极一只发情的母狗。小敏把阴部贴在阿芬的小腿肚磨擦,同时爱抚***妈的大腿和屁股,更吃起妈妈涨得发肿的肥美阴户,用两只手指快速抽插。插得十来下,泉水已潺潺溢出。

“小敏真乖!弄得妈妈好爽┅┅来呀,用力干!干死妈妈┅┅吸干妈的浪水┅┅呜噢┅┅那里也要喔┅┅呀┅┅”阿芬全身也趐了,好象给羽毛搔小穴般,有点难过但又飘飘然。腿上感到女儿滚热的阴部、激烈的动作,面前天使一般的少女完美的下身、大腿,口中硬硬的小肉芽和 腥的淫液,交织在一起,真是仿如置身天国般,不禁使出浑身解数,发挥那有如神技的舌功,誓要予她最高尚最美妙的快感。

禁忌带来的兴奋,是难以估计的,同性的乱伦,更是禁忌中的禁忌,小敏火热的嫩穴在妈妈油滑有弹性的腿上狂擦,那破禁的罪恶感和性爱的无上快慰,把这少女推向情欲的最高峰┅┅

“小敏?小敏?”

小敏悠然转醒,朦胧间,眼前浮现出一张清秀的脸孔,正是慧琪。

“老师是不是教得太差啦?”

“什么?”

“你刚才睡了,难道不知道吗?”

“我┅┅睡了?那么我和你,还有妈妈┅┅”想起那件事,面上不觉一红。

慧琪不解的道∶“那是梦吧?”

“梦?真是梦吗?”小敏看自己和慧琪的衣服,干洁整齐,并无“大战”过后的迹像,不禁老大没趣。

慧琪笑道∶“不用愁眉苦脸啦,我们很快就可再见了,不是吗?”小敏含糊应了,面上还是那个充满疑感的表情。

慧琪笑着说了几句,别了小敏,又和阿芬寒喧一番才离开。

小敏抓破脑袋也想不通,眼光往床上一看,不禁瞠目结舌。

数分钟后,慧琪的行动电话响起,电话内一把少女声音叫道∶“你这骗子别走!”

慧琪装模作样道∶“是你呀?什么事呀?”

“你┅┅你这┅┅”小敏气急败坏的道∶“快回来给我洗床单啦!”

慧琪嫣然一笑∶“小傻瓜,现在才知道吗?”

“你这缺德老师┅┅敢骗我┅┅我┅┅我要┅┅”

“你要怎样?”慧琪娇笑着,上了一架巴士,心下甜甜的。

【全文完】

呼~~终于完了这故事。这几天较清闲,就用了些时间打了它出来,也算给读者个交待。

我本身很爱看女同的片子,但对现实的女同志却无甚兴趣眼见一些没须根的“男人”执着另一美女的手,令我羡慕又妒忌,深感孤家寡人的可悲┅┅我的女同系列也差不多了,下次会以新题材出文,至于何时,就很难说得准了┅┅

最后希望大家给点意见,作为日后的借镜和参考┅┅谢啦!



相关推荐:

香蕉梦

[2022-09-27]

灌篮外传

[2022-09-27]

小神龙

[2022-09-27]

小神龙

[2022-09-26]

香蕉梦

[2022-09-26]

追逐斜阳

[2022-09-26]

女补习生

[2022-09-26]

阶梯上的呻吟

[2022-09-26]